弄玉 作品

第一章:飞驰人生

    

  白夜飞一脚油门,超跑引擎发出震耳欲聋的嗡鸣,足一千两百匹的马力,轻而易举在三秒内,加速超过一百公里,漆黑的流线车体,在路灯下化作一道流光,狂飙奔驰,追逐它设计上的极速。

  一手掌握方向盘,耳边是可以把人震隆的高分贝重音乐,白夜飞的心情好到飞起,抄起旁边的红酒,直接就往嘴里灌一大口,管他这口拉菲是喝掉几千,还是几万;管他这辆马上要换掉的“布加迪威航”是几千,还是几千万?

  催化亢奋情绪的,不光是跑车与好酒,还有驾驶座旁边穿着入时,青春亮丽的大眼美女!

  荣如嫣!

  抖阴直播的当红娱乐主播,清纯中带着火辣的路线,让她在一众主播之中迅速脱颖而出,每晚都有几十万人在线上等着听她开嗓,看她在灯光下,摆动青春坚实的胴体。

  白夜飞忘记自己是刷了多少东西,才把荣如嫣约出来的。那天,集团股票海外上市,受到投资人青睐,第一天就狂涨百分之三十,自己和几个大股东喝疯了,随手打开电脑,到底干了什么,后头完全没印象了,还是第二天中午头痛欲裂,看到新闻,才知道自己刷了一万支超级火箭出去,炸翻了北斗。

  ……很荒唐的事,一切只是因为喝太多了,自己每次酒一喝多,就会出乱子,但……也不是全无好处。

  听说,荣如嫣是从不接受现实邀约的……可是她如今就坐在自己车上,眨着她出名的大眼睛,胸口一起一伏,满怀期待地看过来。

  荣如嫣摘下墨镜,虽然光线很暗,白夜飞还是惊叹她的美丽,魅力四射!轮廓很年轻,不到二十岁,五官精致,一双亮丽的大眼睛,流露出一种骄傲、性感、俏皮的气质,她的支持者为此而倾倒,但自己却在这双眸子里,看出勃勃欲发的渴望。

  纯白的毛衣、牛仔短裙,洋溢青春清纯的感觉,是很适合十九岁女孩的装扮,荣如嫣有一双修长优美的腿,更懂得发挥自身优势,选了最适当的穿着,增加她的魅力。

  这双腿,裹着透明的丝袜,线条姣好,在黑暗中闪着神秘的光亮,微微屈伸的小动作,引人浮想翩翩。

  百万人气的女主播,有的当然不会只是一双美腿,她高挑的身材,长波浪的头发,还有收紧的毛衣腰部底下,把裙子撑得圆润饱满的臀部,一切都是那么迷人。

  “白总今天心情好像很好?”

  荣如嫣适时开了口,灵巧的眼睛溜溜转,映出对面的男子身影。

  二十来岁年纪,颀长的身材因为坐姿,只能隐隐看到一双大长腿,站起来的时候,让她只能仰望,目测不低于一米八五,俊美的外型,如同神的恩赐,深邃的五官,合宜镶嵌在洋气的脸庞上。最新款的阿玛尼三件套,因为开车,外套已经脱掉,仅着马甲和白色的衬衣,能看到他精干却又具备力量的身躯,每一寸都像他在杂志封面上的那样,引诱女人心动。

  白夜飞关掉了音响,刻意淡然,微笑道:“两个小时以前,我的开发公司拿到第三轮融资……”

  听到荣如嫣猛吸了一口凉气,白夜飞慢悠悠补上一句,“超过一百亿的注资!”

  “一百亿?”

  荣如嫣的声音整个颤抖起来,眼神变幻,白夜飞猜想她可能在换算这数目可以刷多少火箭或是跑车,当下也不多说,手无声落到她裙外的大腿上。

  丝袜出乎意料地顺滑,大腿丰腴而有弹性,在碰到的一瞬,少女像是受惊的小兔,猛地缩了一下,要从掌下逃开,白夜飞的声音适时响起。

  “这个时间,公关室应该已经把消息放出去……”白夜飞道:“一个小时之内,整个投资圈都会知道,他们也会顺便公布公司下半年的几个大计画,”

  荣如嫣欣喜道:“那白总在富豪榜上的排名,又可以翻上几翻了?”

  白夜飞微微一笑,不会去回应这种没意义的小问题,这种时候的每一句话,都要直奔核心。

  “如果没有意外……”

  白夜飞稍稍放松了油门,跑车减慢了速度,国道两旁的路灯仍是飞快倒退,逝如流星。

  “明天一早,我们公司的股票就会涨停,后头连续还会涨上几天,整体涨幅最少也有六成。”

  “六成?”荣如嫣又惊又喜,“就是你之前让我大手买进的那……”

  “嘘!”

  打住了美女主播的话,看她似懂非懂地用力点头,白夜飞微笑,一下转了话题,“我从没问过你的名字……”

  荣如嫣一惊,随即愣住,“白总你知道的啊,我是荣……”

  “别这么叫,你叫我阿白吧!”白夜飞侧过头,用一个精算出来侧脸角度,认真道:“你知道为什么我从不问你叫什么名字吗?”

  荣如嫣清澈的双眼满是疑惑。

  “我怕知道名字后,我会忘不了你!”

  这句话,白夜飞过去对很多女人说过,虽然逻辑上连自己都想笑,可一旦配上豪车与大量金钱,效果就和平凡男人口里说出的天差地别。

  不过,这回的效果似乎又太好了一点……

  美女主播闪亮的双眸,一下子充满水气,泪光潋潋,猛地抱了过来,红唇印在脸颊上,吐着少女的芬芳,慢慢而清晰地说话。

  “……在老家,我叫丫丫;经纪人叫我二妞;身分证上是陈燕,我在这里叫如嫣……”

  荣如嫣松开了手,用一种快要哭出来的表情,喃喃轻语,然后,她把身上那件干干净净的纯白毛衣,一把掀拉过顶,甩手抛到后头。

  白皙圆滑的线条,一瞬间,白夜飞有股屏息的冲击,像给人当胸打了一拳……明明,不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面,白夜飞也不能理解,为什么自己的反应会这样激烈,就好像……某些前所未有的奇妙体验,即将在今夜发生……

  “阿白!我要你一辈子记住我!”

  听见这句话,白夜飞顾不得还在国道上,急急一下右转弯,把车停到右边的应急车道,才刚停妥,放倒了两张座椅,半解了身上衣服,荣如嫣就热情如火地凑上来。

  美女主播的脸色,在极度羞耻中渲染着浓郁的娇红,毛衣底下的少女胴体,穿着一身新换的粉色三点式内衣,华丽的蕾丝花边,簇拥住鼓胀胀的雪乳,仿佛一片绮丽的性感花丛。

  “阿白,今天也想像之前那么做吗?”

  早不是彼此的第一次裸裎相见,荣如嫣全无紧张与羞涩,笑着吐了吐小舌头,欣赏着眼中男性的俊美面容,也伸手出去,抚摸他挺起的肉茎。

  搂住白夜飞的脖子,荣如嫣一双滚圆的雪乳,紧紧贴上他的脸庞,弹性十足的饱满乳肉,零距离地压迫过来,兼具弹性与软滑的肉团,仿佛流动的胶体,在挤压下变幻形状;深邃的雪白乳沟,飘忽着淫靡的体香,直接勾起白夜飞亢奋的欲望。

  “嗯?前几天才出来过的,这么快又生龙活虎了,而且好像还又大了一些……阿白你没有私下偷吃吧?”

  高翘的肉茎,从西装裤里脱出,荣如嫣爱不释手地抚摸着,棒体上爆凸的青筋,仿佛心脏脉络般剧烈跳动,沿着荣如嫣光滑的玉手肌肤,传递着惊人的热量,让她舍不得放开。

  “我又不是七老八十,这有什么好快的?”直接攫住浑圆乳肉,白夜飞声中有掩不住的亢奋,“是不是大一些,你夹夹看不就知道了?”

  “你就总喜欢来那一套。”

  没有拒绝,荣如嫣脱去胸罩,用两团小圆乳肉,夹起了怒挺的肉茎。闪烁着艳光的红唇,流出丝丝晶莹的唾液,两颗大苹果般的美乳,闪烁着雪白的肉光,整根被勒紧紧的肉茎,被这双雪乳团实包裹,青筋暴起的肉菇,在滑溜乳肉触感中舒爽无比,亢奋地怒勃,爆凸的棒身穿过深邃乳沟,马眼中渗出一丝无色的黏液,直接顶在美女主播性感的下巴上。

  “你人帅,就连这里都好看,每次看到小白,都想让它成为我的东西……呜嗯嗯……噗啾啾……”

  荣如嫣舔了舔舌头,俯下雪颈,丰满潮湿的红唇,呼着如兰似麝的雾气,滴淌着鲜甜口水的舌尖,仿佛灵巧的淫蛇,一点点卷裹住膨胀的肉菇,猛地低头,疯狂吮吸着口腔中滚烫的肉茎。

  白夜飞仰起头,睁着眼睛,被荣如嫣灵活的吮吸,弄得畅美连连,香舌连续舔着肉茎根部、肉菇沟冠,还有最敏感幽深的马眼,都被香舌抚摸挑逗。

  每当白夜飞稍微放松,美女主播立刻在沟冠上劈啪补出一阵的刺激舔舐,硬梆梆的肉茎,在香舌连续不断的进攻下,粗勃得几乎炸裂,越来越鼓,直直戳进荣如嫣温暖的口腔里。

  脸蛋几乎完全凑到白夜飞的胯下,仿佛真空机器,荣如嫣卖力吮吸着肉茎,口腔收缩得越来越紧,潮湿壁面紧贴在发颤的肉茎上,口水激烈刷动的淫荡响声,根本停不下来。

  “呼啾呼呜……小白一跳一跳的……统统射进姐姐的嘴里吧!”

  同时,荣如嫣玉手来回揉搓着肿胀的肉茎根部,连底下睾丸也被她抖动的雪白乳肉不停摩擦,蹭来蹭去。

  “这股刺激……太强烈了……哦嗯嗯啊!”

  肉茎和肉袋上传来的激烈骚颤感,白夜飞完全无法思考,仿佛神经彻底融化在销魂舒畅的海洋中,双眼圆瞪,浑身一颤,肉茎中喷出大股浓稠燥热的浆液。

  黏稠的浆液,像是连续不断的子弹,射进敏感的口腔和舌头上,特有的腥臊气味,荣如嫣翻起了一丝白眼,部分的浆液从她香唇边上喷了出来,直接飞到鼻梁和眼睫毛上。

  “含量真是多,比前几天都多,我相信你这几天没去偷吃了……”

  含嗔带喜,荣如嫣看了白夜飞一眼,仰头吞下了满口的浆液。这是她之前一直没肯做的事,前几回射进嘴里的,都被她吐在卫生纸上丢了,这个小小的吞咽动作,无形中已经是种表示。

  “乖丫头。”

  白夜飞伸指抹了抹她满脸飞溅的浆液,沾染浓郁的白浊黏液,伸进荣如嫣的红唇,在她小香舌和齿间搅动。

  荣如嫣心有不甘地回看,最终仍是搅动香舌,温顺地将口中的浆液吞咽,把白夜飞的手指舔舐干净,满脸红潮晕染她美丽的五官,令本就娇媚的脸蛋,浸染一层层淫媚之色,犹如摄魂夺魄的魅魔,散发着无法言喻的性感气息。

  “真想让你的那些粉丝,看看你现在的样子。”白夜飞笑道:“你的小嘴,不光是唱歌好听,舔男人鸡巴更有本事,让他们看你这么给我吹,什么火箭都要发射到天上。”

  “我的粉丝,是喜欢我的歌,喜欢我的舞技,喜欢我的陪伴,才给我斗内的,你说的这个,不光是侮辱他们,也是侮辱你自己。”

  荣如嫣气呼呼地瞪了一眼,但因为嘴角的白渍,这表情没太多说服力,“你如果真想把这一段上直播的话,好啊,我陪你!你娶我,新婚之夜晚上,我为你开直播,怎样?”

  白夜飞哑然无言,自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从不信什么一夫一妻那套,多人运动是常有的喜好,但这样的自己也有几条底线,其中之一,就是不拿婚姻这件事来骗女人。

  “不扯那些有的没的了。”

  白夜飞让荣如嫣躺下,已经放平的跑车座椅,足够宽敞,当初购置的时候,就专门有过这方面的考量。

  “未来的事情,谁也说不准,我们能做的,就是拥抱今晚。”

  “是啊,梦想总是要有的,没准哪天真实现了呢。”

  荣如嫣有些赌气似的说着,平躺在座椅上,裹着丝袜的白嫩大腿,向左右用力打开,在汩汩冒着白花花浆液的肉菇之前,尽情展示着火辣的美腿线条。

  犹如新剥鸡蛋的雪臀,高高挺起,滴着丝丝亮线的泥泞花谷,对准肉菇的位置,晶莹蜜汁渗过泛着粉嫩光泽的蜜唇,留下弥漫着潮雾的湿痕。

  “说得对,像你这样年轻的小美女,不该放弃梦想,结婚什么的太早了。”

  一下撕裂了丝袜,白夜飞的腰猛地向下一沉,穿过丝袜的裂缝,插入已经准备就绪的花谷。

  香汗淋漓的两片臀肉,仿佛弹韧的果冻,顺着抽插的力道,欢快地迎向肉茎,蜜水泛滥的泥泞膣道,将肉茎紧紧吸住。

  “哦哦哦……”

  肉茎仿佛被真空吸搾的抽水机扯住,虽不至于难以行动,快感却无法自控地高出一截,温热的肉壁上,浸染着黏糊糊的蜜汁,充实黏滑的包裹感,让人爽到升天,仿佛大脑都要消融,光是简单抽插几下,敏感的肉菇就开始抽搐,隐约有了想射的冲动。

  白夜飞这辈子尝过不少的女人,从不相信什么名器,但荣如嫣的少女胴体,确实有种很魔幻的魅力,让自己一试着迷,近期频频与她约会,一改平时交女友从不过月的习惯。

  “你这人……看起来讨人喜欢,其实没半点良心……”

  躺在真皮座椅上,荣如嫣摆动腰肢,玉手勾住白夜飞脖子,浑圆的雪奶随着抽插而摇晃,丝袜美脚被男人使劲抱起,青春火辣的白嫩胴体,被串在肉茎上,像是触电的鱼儿般上下弹跳,臀肉啪啪乱甩,疯狂进行活塞运动。

  “不要……嗯……太、太刺激……”

  白夜飞被闷在荣如嫣怀里,嗅吸着雪乳上的香汗,紧裹在多汁花谷中的肉茎,传来火辣辣的感觉;肉菇尖端品尝的快感,犹如销魂的天堂、痛苦的地狱融合在一起,还没抽插几下,险些就要再次喷出。

  所幸,已经不是第一次欢好,早就在类似经验中吸取教训,白夜飞一发现有异,立刻亲吻美女主播的耳垂,在她耳畔呵着潮湿的热气。

  “嗯……嗯嗯……坏死了你!啊啊……”

  清醇的汩汩蜜液,从荣如嫣花谷内淌出,打湿了丝袜,流到白夜飞的肉茎根部,她原本蜷曲的双腿,在这时伸直,并渐渐绷紧。

  按照过去的经验,白夜飞知道现在是时候给予荣如嫣更舒爽的感受,把她整个人送到高潮,但自己还不想那么早结束,当下只是舔着她敏感的耳垂,不紧不慢地加着抽插力道。

  “爽死了……啊啊……我快到了……阿白……我好爱你……就这样……啊啊啊……”

  白夜飞加紧抽送,荣如嫣的双腿彻底绷直,美臀把肉茎夹得紧紧,白夜飞产生了酥麻的快慰,一边缓缓摆着腰,一边捻揉荣如嫣的雪乳,轻捻她的乳蕾。

  就这么大概十几秒后,荣如嫣全然把持不住,眯着眼睛,红着脸颊,双目充满乞求地看来,主动凑上,舔着白夜飞的嘴唇。

  “给我……快点给我……”

  欲情亢奋,荣如嫣的手,攀到自己胸前,把玩自己的嫩红蓓蕾,在乳上连搓带挤,两条笔直的双腿,绷到不能再直。

  媚态动人,白夜飞这次不再循序渐进,直接使足力气,以最快的速度在美女主播体内冲刺。

  “啊……慢一点!啊啊啊!我不行啦……受不了啦!啊啊啊……我、我是你的!”

  荣如嫣放肆且愉悦地叫着,香舌主动送进白夜飞的口中,同时抬起了雪臀,朝上挺了三五下,迭起高潮的畅快,让她全身都在紧绷着并颤抖,随后产生了剧烈的抽搐;一股股热烈的蜜汁,浇在膨胀到极点的肉菇上。

  再也忍不下去,白夜飞朝美女主播的子宫,狂射出大量浓稠的浆液,娇媚的肉体浸湿在淋漓的香汗中,双腿无助地连续挣扎抽动着。

  “哈啊……哈啊啊啊……”

  结束了这轮交欢,白夜飞手脚微微发软,如果可以,真想躺在车里,睡上几十分钟,但仅余的理智记得清楚,这里是路肩应急道路,刚刚已经耽搁一段时间,再不开走,随便来几个警察,哪怕不开单,光把看到的东西传出去,自己都要够呛。

  “先把衣服穿上,别着凉。”

  急急开车,嘱咐荣如嫣穿衣,白夜飞一脚油门,跑车重新回到了车道上。

  “不许你走,再给我亲一下。”

  高潮后的余韵,荣如嫣双脸酡红,异常动人,撒着娇凑上一吻。

  软玉温香,再次拥抱过来,白夜飞短暂恍神,感受着怀中的温度,嗅着她的体香,还有常常在直播时听到的甜美嗓音,一时有些记不得自己该做什么,直到导航突兀地响起。

  “……前方五百米,北四环左转!”

  生硬的电子语音,白夜飞一下惊醒,却迎来剧烈的震动。时速超过两百公里的高价跑车,轻而易举地撞穿了高架栏杆,失速冲出。

  短暂的几秒,刺耳的尖叫都模糊起来,白夜飞有一种腾云驾雾的感觉,整个人仿佛飘上云端,在极度的高速下,他觉得自己完全没有了重量。

  世界,迅速黯淡,归于黑暗。

  意识,有短暂的迷蒙,不晓得过了多久,白夜飞听到了那个声音。

  “……叫什么名字?”

  死板而严肃的声音,隐约带着一丝居高临下的俯视,白夜飞对这声音很熟悉,更熟悉这声音所代表的那一类人。每次自己喝到断片,干了不好启齿的糊涂事,清醒时就总会听到他们的声音。

  “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……白夜飞。”

  “干什么的?”

  “CEO。”

  “吸什么欧?会说人话吗?会的话,说人话!”

  “远天创投集团,首席执行官。”

  “不就是一个公司总经理吗?扯什么弯弯绕绕的,你有话不能直接讲?”

  “我头痛啊,阿Sir!”

  意识不清,酒精似乎仍在作用,连本应强烈的痛楚,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,身体更多的感觉是麻痹,找不太到手脚,甚至不太好判断伤势严重与否。

  向对面喊了一声,白夜飞的神智多清醒了几分,身上的麻痹感少了些,能感受到手脚,发现自己正坐在一张带铁桌板的椅子上,手脚都戴着铐子,前头隔着一道厚实的铁闸,有个人影坐在那里,一缕暗光从他背后流泄,看轮廓是一个男的……穿着制服。

  确认了这个场景,白夜飞先是一股怒气上涌,凭自己的身分地位,就算是交通意外,那边也应该更客气一点,断不至于趁人还没醒,直接就把铐子都上了,自己不要脸的吗?

  一怒之后,就是一阵安心,起码自己是在局子里,不是加护病房里。以那样的高速,冲出国道护栏,摔足几十米,这样都能不死不残,甚是连医院都不用送,这简直就是奇蹟!

  “我……我要找律师。”脑里发昏,白夜飞口齿不清,“还有,和我一起的女孩……她怎么了?”

  “这轮不到你问!”对面的声音出奇冷漠,形成压迫,“现在就只问你,你认罪吗?”

  白夜飞怒火炽燃,对面不分青红皂白,也没有解释,一上来就让自己认罪,真当现在是四十年前?

  然而,透过前面的暗光,隐约看见“争取合作,宽大处理”八个字,白夜飞的怒火又被强按下来,不冷不热道:“我的律师来之前,我什么也不会说。”

  “没有律师!”对面莫名吹来一股冷风,几乎可以冻碎人的心肺,“你认罪吗?”

  “欺人太甚!”忍无可忍,白夜飞一拍桌板,就想站起,却被手铐锁住,起身不能,只能怒道:“你们是哪个分局?让你们领导出来见我。”

===== ===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