弄玉 作品

第二章:你认罪吗?

    

  怒吼在斗室内回响,对面没有立刻回应,陷入一阵诡异的沉默,白夜飞听着自己的余音,对面却一直没有答话,他不晓得这意味着什么,一颗心跳得越来越厉害。

  就在白夜飞将要承受不住,预备再次吼叫时,对面终于有了回应,那人敲了敲桌案,淡然答了一个白夜飞作梦都想不到的答案。

  “阿米巴轮回时空管理局!”

  白夜飞愣了很长一下都没反应过来,每个字自己是都听见了,但组合出来的意思却没法理解,恍惚间,赫然有种掉进科幻电影的错觉。

  想再多问两句,白夜飞眼中骤然一亮,前方的黑暗被驱散,周围的世界层层垮塌,桌椅、手脚铐、栏杆全数分解消失,一切还原为最基本的“无”,而后迅速重组。

  一座座椭圆形的高塔,拔地而起,参天矗立,晶石为体的透明结构,充满意样的科技感;一条又一条的空中轨道,交相错落,在各处塔顶建构千百天路,上头无以计数的悬浮车体,高速奔行,内中隐约可见许多人形生物,给予人的感受既繁华又热闹,偏偏一点声音也没有,寂静的繁荣。

  巨塔顶上无穷高处,一片灿烂却全然陌生的星空,千百万璀璨的星辰闪烁,当中有无数巨舰穿梭,雄踞星河……

  “白先生!”

  一声叫唤,白夜飞的注意力从高空回到自身,发现自己正踏在云海之上,一个将长发绑束成马尾的中年男人,好整以暇地坐在对面,手里拿着一杯饮料,飘散淡淡咖啡香。

  “我叫虚!空虚的虚,心虚的虚,是阿米巴轮回时空管理局,驻派在本位面的专员,鉴于时间有限,我们就直入正题吧。”

  虚道:“请问,你认罪吗?”

  正被这一连串超不合理的变化弄傻,白夜飞怎么都没想到话题会绕回这里,“等一下,能不能和我解释一下,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简单!”

  虚随手拿出了一个遥控器,简单一按,一个画面直接投影在半空中。

  一辆眼熟的意大利跑车,撞穿国道的栏杆,飞驰向几十米高的半空,整个过程里没听到煞车音,只有声嘶力竭的尖叫,并在短短数秒之后,布加迪威航直线撞向地面,化为一团猛烈爆炸的火球。

  “……很典型的交通意外,酒后驾车不学好,死无全尸真正好。”虚切掉了画面,把遥控器放一旁,“现在,还有什么疑问吗?”

  白夜飞站在那里,脑中满是刚才的爆炸画面,明明看到了,却仍觉得难以置信,“我……我死了?可我……不是还好好站在这里?我、我怎么会死的?”

  “生生死死,只是存在形式的转换,管理局每天都有过千亿次的登记,不值一提。”

  虚挥手道:“我们轮回管理专员,负责处理各界的时空异常,简单说,就是把倾斜的水端平,哪里有洞,就把洞给补上,啊啊,现在的中层公务员压力很大啊,如果听懂的话……白先生,你认罪吗?”

  “且慢!”白夜飞感觉自己无法呼吸,“为什么一直要我认罪?我承认有罪之后,会被送下地狱吗?”

  “地狱是神秘侧的信仰单位,我们是物理侧,凡事讲究制度与科学精神的,彼此不相捅数,请别混为一谈。”虚眨眨眼,笑道:“简单说,本位面出现了一些小漏洞,需要填补,白先生是因果律里的最好人选,如果你认罪,我们就征用你,进行本次任务,完成任务的你,将得到重生机会。”

  白夜飞愣住,觉得从没听过这么荒唐的事,“你们……这太荒唐了,你们甚至连法治单位都不是,什么阿米巴轮回时空管理局,一点也不科学,我、我不认罪!我无罪可认!”

  “是吗?这真是遗憾,本来以为白先生能通情达理的。”虚喝了一口咖啡,没有因为遭到拒绝而动怒,“既然白先生无意于此,我们也不能相强,等一下出门后请右转,你就可以回去了。”

  白夜飞看了一下左右,云海之上,没看到任何像是门的东西,“你们会负责送我回去?回到我的世界?”

  “怎么可能?”虚一脸看到白痴的表情,“你已经死了啊,连尸体都烧干净了,怎么回那个世界去?”

  “那我是回哪……”

  “地狱啊!”虚正经道:“以你生前的所作所为,巧取豪夺、诈欺无信、坑杀股民、绑架勒赎,还有爱当双插头,送你去地狱是完全不用考虑的,那边刚刚已经派人来接,很快就会到了。不用心急,可以先喝杯咖啡……依照那边的惯例,你往后的三千年大概没什么机会喝了。”

  “等一下!我没有爱当双插头,更从没有当过!”

  白夜飞这辈子遇过很多难缠的商场老狐狸,进行过不知多少次尔虞我诈的谈判,战胜过无数厉害对手,却从没有哪一次,打一开始就在谈判桌上兵败如山倒,完全没有抗争余地,过去的经验、手段,这一回全不适用。

  “你们要我做什么事?这点总可先说吧!”

  了解更多情况,争取更多的谈判筹码,至不济,也能多拖点时间。

  “当然!这是白先生的应有权益,管理局的每位专员都绝对尊重。”虚微笑道:“我们有三项任务,你可以挑选一件最简单的来进行。”

  没等白夜飞开口,虚一下弹指,空中浮现三块玉板,上头飞快跑出字迹。

  “第一项任务,天子无道,王朝气运已衰,民怨沸腾,各路诸侯生出叛心,各路妖邪、散仙、真人,蠢蠢欲动……”

  虚道:“你将扶周灭商,戮灭万仙,登台封神,成就天命!”

  白夜飞花了十几秒,才确定自己听见的是什么,嘴角微微抽搐,颤声道:“这、这个任务,该不会是封……”

  “封什么并不重要,缝缝补补,修正出现偏离的因果,素来是我们中层公务员的工作。”虚道:“这项工作很有挑战性,完成之后的收获也不小,不晓得白先生的意思是?”

  “先看下一项!”

  没有直接拒绝,白夜飞确实被管理局的业务层次给吓到,自己本以为的任务,是什么企业重整、带领村民脱贫致富,再不然就是找什么国家宝藏之类的,哪想一下就拉到神仙打架这种层级?自己一个普通都市人,穿西装打领带,拿着苹果机,跑到人家九曲黄河阵里摆龙门,太作死了!

  “第二项任务……”

  虚的话音方落,他的正后方忽然平空多出一扇门扉,几下够份量的敲门声响,从后头传来,白夜飞想起早先地狱会派人来接的宣告,脸色登时不太淡定,坐立不安。

  “不急,让那边等一会儿,我们先说完……”虚看了门扉一眼,无视敲门声,继续道:“第二项任务,盛世日久,人心浮滥,需要心灵指标,天庭、佛门暗潮涌动,四洲妖魔酝酿串联……”

  白夜飞的嘴角又开始抽搐,抽得比之前还厉害,这个任务环境给自己的感觉更糟糕……

  “你将承接万民期望,西行求道,率领四个禽兽不如的社畜,坚苦卓绝,经历不如禽兽的九九八十一难,带回经典,成就传说。”

  虚正色道:“这项任务收获丰富,成功之后,地狱那边随你来去自由,还有希望补个佛陀位置。”

  白夜飞试问道:“我想问,这些任务的成功率怎么样?”

  “只要有充分信心,凭着个人的智慧与勇气,承受可预期的风险与艰苦,没有任务是不能完成的。”虚笑道:“你只要坚信一点,人定胜天!”

  白夜飞生出一种异样的熟悉感,好像看到平常自己忽悠投资人时候的职业表情,特别是那句人定胜天,简直是自己最喜欢灌给投资人的美味鸡汤。

  鸡汤,从来都是灌给人喝的,轮到自己喝的时候,就只有满满的讽刺味道了,比起任务成功后的报酬,白夜飞更在乎那传说中的九九八十一难,还有那四个禽兽不如的社畜……普通凡人搅和进去的生存率,在小数点三位数以下。

  “砰!砰!砰!”

  门扉那一头,叩门声变成了大力拍打,门外等候的人似乎用尽了耐心,不光是拍门,还好像……点起了火?

  白夜飞发誓,在门缝底下看到了火焰闪动,还有冒进来的一阵阵黑烟,让人想起地狱里的烟与火,恍惚之间,好像还听到模糊的痛苦嘶吼……

  使者无疑就在门外,想到被带入地狱后受业火焚烧,种种酷刑加身的惨状,白夜飞不光是坐立难安,连冷汗都冒了出来,如果不是无路可逃,他现在有多远就要逃出多远。

  顺着白夜飞的目光,虚往身后门扉看了一眼,再转回了头,脸上笑容意味深长,“那边的使者,耐心一向不是很好,白先生,你的时间有限了。”

  “下一项任务!”

  白夜飞咬着牙说道:“不要那么神神佛佛的,给我一点能发挥长处,符合我程度的,我就不浪费你的时间。”

  虚饶有兴味地看来,“不要神神佛佛,能让白先生发挥长处,只有这样就够了吗?”

  白夜飞冷笑道:“不然,我要事少钱多离家近,干……看妹看到眼抽筋,这样的好事你们会给我?”

  “如果这对你而言真算好事的话……”虚耸了耸肩,“你别说,还真的有,你看看第三项任务,美女有的,高薪有的,虽然最后成就没有前两项那么高,可只要你喜欢,和她们一起抽筋到世界末日也可以……”

  半空中,第三块石板灿然发光!

===== ===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