弄玉 作品

第六章:开门

    

  来到异界,时间很快就满了一个月。在这个月里面,白夜飞没有闲着,卯足力气去吸收这个世界的各种知识。

  这里的人们称世界为“鲲仑”,把所立足的这片大地,叫“赤炎天州”,在天州之外,好像还有别块大地,但多数的人们都不清楚,他们对于海外的事务,似乎有种发自本源的抗拒,不想接触,不愿了解,甚至也没太多好奇心。

  大地上,存在着超凡力量,白夜飞对此感到高度兴趣,却苦无接触的管道。那些力量的学习管道,似乎不是那么普遍,不是人人都能掌握,但也还不至于远在天边,至少乐坊内就有几位。

  超凡力量的修练,必须要经过一个名为“开门”的过程,白夜飞常常听到她们讨论“某某人开了门”、“某某人开了几道门”,但更具体的内容就不得而知,这除了让他生出许多猜想,也有一分担忧。

  在自己的老家,有某位着名女星,因为负债落难,在被监禁时传说被人“八门齐开”,如果超凡力量的开门是这种,白夜飞真没把握能支撑过去。

  对超凡力量的掌握,涉及自己在这个世界的根本,白夜飞隐隐感觉得到,但至少在当下,自己更多注意放在这个乐坊,一个形式还很粗糙的歌舞团。

  这个世界的文化水平,还停留在相当原始的阶段,没有太多的娱乐,人们喜欢音乐、诗歌,戏剧则刚刚开始萌芽,对大多数人都还是陌生的东西。

  一些当红的音乐家、歌唱家,凭着自身技艺,受各方王侯邀约,游走献艺,地位崇高,收入更是惊人,他们拉起自己的团队,成立乐坊,备受乐迷追捧,当前最顶尖的几支团队,公演时万人空巷,隐约已有了天团的雏型。

  希望,并不是这么红火的团队,她的核心台柱,董珍珠,六年前曾是着名乐坊“野火之女”的成员,脱团单飞后,组成了“希望”。后续的六年里,希望的成绩不算出色,徘徊在二流中后段,成员陆续有离开、新增,目前一共有六人,连带其他化妆、服装、安保、杂务人员一起,希望女子乐坊大概有一百人,已经是个中等规模的公司了。

  珍珠、玛瑙、珊瑚、琥珀、翡翠、碧玉,六件珠宝,正是希望女团的六名成员,整个团队的所有工作人员,以她们六人为核心……说正确一点,是以台柱董珍珠为核心在运作。

  作为一名新进的杂工,白夜飞没有接触她们的资格,只能远远看着,虽然这已是很多乐迷梦寐以求的位置,但对白夜飞而言,却远远不够。

  早过了追星的年纪,白夜飞对这六名女星的执着,全因为自己肩负的任务。

  “希望女子乐坊,正在巡回演唱,有些不怀好意的人,计画对她们不利!沿途替她们排除障碍,直到她们安抵本次巡演终点的大雄山,圆满成功。”

  这是从虚那边接过的任务,白夜飞很快就把握到重心。

  普通的疯狂歌迷,有安保人员戒护,应该问题不大,哪怕这世界有超凡力量,希望女团也存在好几年了,不会不堪一击。

  然而,考虑到安保人员可能被收买,或是主事者可能的白痴决定,这些都需要一个更好的位置去观察,更占制高点的所在,至少不能是只一个说话全无份量,不受人重视的小杂工。

  努力上位,这毫无疑问就是自己当前的第一目标!

  “……你想要升职啊?”洁芝侧着头,很为难地笑了笑,“应该不容易吧,你才刚来一个月呢,要是可以,我自己都想升职呢。”

  进入乐坊一个月,白夜飞融入团队的情况并不好,平常除了交代工作,就只有两个人会和自己交谈,成为自己唯二的两名朋友,一个是自己的同寝室友,另一个就是洁芝。

  年方十六的洁芝,是乐坊中的练习生,原本是自己高攀不上的人物,却因为那场事故,洁芝心存愧疚,一个月来时常探视,送些水果、吃食之类的,最后成了好朋友。

  似洁芝这样的练习生,乐团中还有十几个,平日接受训练,如果六名正式成员出现伤病,或是有了意外状况,就由练习生上去递补,每场开场前,有时也会让练习生上去歌舞热场,算是花絮。

  据说,等时机成熟,坊主董珍珠会安排这些练习生出道,成立新的团队。这个承诺,是所有练习生兹兹在念的梦想,但白夜飞却不敢乐观,因为每名练习生除了正常训练,都还身兼其他杂务,像洁芝就还兼着服装、道具的养护,时时看她在那里缝缝补补。

  “如果真把你们当回事,就应该让你们专心练习,夯实基础,后头才有出道可能。”白夜飞摇头道:“现在你们大半精神都被各自的工作分掉,哪有多少力气去学习?练下来的效果有多少?你们不是兼着杂工的练习生,根本是被练习生梦想忽悠的杂工!”

  各种资方的恶劣手段,白夜飞一眼就能看透,很替自己的朋友痛心疾首,但听着这些分析,洁芝全然没有被点醒的样子,还是笑得朝气十足。

  “不会啊,其实那些日常工作里,有很多值得学习呢,服装的缝制啊,道具的成本啊,要是后头成功出道,被要求独当一面,这些经验都会起到作用的。”

  洁芝认真地说着,眼中不算有神,她有眼疾,白天时候视力受影响,看不清楚,如果阳光过强,整个甚至如同盲人,要到晚上才能恢复正常。

  不过,哪怕受着眼疾拖累,白夜飞也没看过这小丫头畏缩不前,这一个月观察下来,她每天的歌舞学习时间,都在十小时以上,各种基础锻炼一样不落,这还没算她在劳务工作上的卖命。

  每次看到洁芝,她都是一副好忙好忙的样子,脸色偏白,步履虚浮,白夜飞总觉得她随时累倒都不奇怪。

  想劝点什么,偏偏这女孩眼中闪烁的光与热,让白夜飞没法开口,她是真的热爱这份工作,并且寄托了梦想,每一分辛苦,对她而言都能化成甘美,被热情所包裹的洁芝,散发一种令人炫目的美丽。

  白夜飞常常感叹,如果自己是老板,绝对会爱死这种服从性高,还擅长自我洗脑的血汗员工!

  “我如果升上去,当了主管,绝对要减轻你的工作,让你每餐多吃一点。”白夜飞正色道:“出道什么的,将来我给你包了。”

  气势十足的承诺,但因为缺了豪车与名牌服饰,不再具有过去的效果,洁芝没有被鼓励到,也没有嘲弄,只是一如既往地笑了笑,认真道:“那你就得升职,可升职真不是那么容易呢,得要你在乐坊里有足够贡献。”

  白夜飞道:“怎样的贡献?”

  “当然是会被看重的贡献,或是实力!”洁芝道:“如果你是安保,只要你设法开了门,金大执事就会升你的职,起码也能当个小队长,如果开了两道门,外头直接就会有人来挖角你了。”

  白夜飞振奋道:“就是这个!开门是修练以后的结果吧?你知道要怎么修练吗?我想练啊!”

  洁芝笑着摇头,“修练都要找门道的,我又没门道,怎么带你入门?但金大执事肯定是开了门的,都说他以前也是成名人物呢,你可以去求他教你啊。”

  “那个大胡子看来很凶啊,过去有人向他求教吗?”

  “有啊!乐坊里很多新人都向他求教过,还有富家子直接捧着金碇,希望能拜他为师。”

  “那他答应过吗?”

  “好像……一次也没有。”

  “我想也是。”白夜飞双臂环抱,懊恼道:“非亲非故,人家又没有教育梦,凭啥要带人入门呢?我别说金碇,连个铜板都没有,这一条不通。”

  洁芝道:“那就只能从其他方面着手了,我们是乐坊,最重视的还是音乐,如果你弹得一手好琴,或是吹得出一首好曲,再不然……你能作曲填词,成了坊里的词曲先生,那肯定会被高高捧起。”

  “就是这一着!”

  白夜飞摩拳擦掌,“其实我懂词曲的,有几首歌,我自己谱写的,你帮我拿去上交,给董坊主……不,其他懂音律的看看,说不定能得到赏识呢。”

  作曲填词什么的,白夜飞不会,但身为穿越来客,过去也没少在K房应酬,说连几首歌都唱不出来,那就委实丢人了。

  之前白夜飞反复斟酌过,选几首自己熟知的当红歌曲,尽可能不同风格,摇滚的、古风的,尤其是那位一辈子唱歌口齿从没清晰过的,多选几首,一起展露出来,说不定就有机会打开局面,成为进身之阶。

  至于版权、羞耻心什么的……找时空管理局说去吧!

  “阿白你懂词曲?”洁芝讶道:“那你写出谱来,我先看看。”

  涉及专业的第一步,直接呛住了白夜飞,他尴尬道:“我就是……想了些曲调,但什么线谱之类的,我……不懂。”

  一句话就暴露胸中没料,被拆穿的白夜飞着实尴尬,“要不,我再琢磨琢磨吧。”

  洁芝微微一怔,但很快就温柔笑起来,“没事,谁都有不擅长的东西,你哼出来吧!我替你填谱。”

===== ===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