弄玉 作品

第七章:真神爱你

    

  洁芝帮忙把白夜飞哼出的几首曲子填了谱拿走,预备拿去上交。她是练习生,虽然在董珍珠面前还说不上话,但与坊里的乐师都相熟,与团员中的翡翠、碧玉也有交情,歌曲在她手里,比一个普通杂工要机会大。

  “还……满有意思的。”洁芝笑道:“真想不到,阿白你还懂作曲啊,这几首曲子虽然怪,可听起来……嗯,满有意思的。”

  洁芝连续说了两次“满有意思”,这确实是真心话,但从表情来看,白夜飞判断当中大概三到四成是认同,其余更多的是鼓励朋友,这也让他心中忐忑,对这次投机尝试,并不敢太看好。

  每一首名曲的流行,都有其当下的时空背景,如果脱离了那个背景,无论词、曲都难以得到认同,直接抱支电吉他,跑去钟鼎礼乐时代放肆摇滚求认同,这完全是赌博行为,甚至可能是自杀行为!

  一个月来,自己旁听乐坊的演奏,发现这里所流行的音乐,都是些从祭祀乐曲脱胎的慢节奏调子,最多只到了轻快、悠扬,没有更快的东西。

  实际演出时,配上美人与舞蹈,或许还挺有看头,但纯以旁听乐声来说,自己听久了都昏昏欲睡,不晓得这些东西哪里好听,又为啥这么多人追捧?

  或许,和老家相比,天州的音乐发展,还停留在一个相对原始的水平,但这点自己可没什么好荣耀的,因为自己听他们的东西有多格格不入,他们听自己那年代的东西,就会有多难以接受!

  白夜飞不由懊悔,过去自己没有在音乐上多花点心思,如果能多点根底,多记住一些古典音乐,而不是只会听流行歌,或许就有与天州时空背景相近的乐谱能拿出手,不致坐困愁城了。

  “算了,死马当活马医吧!如果不行,再想别的路子就是。”

  目送洁芝离开,白夜飞这么自我勉励,转念想起别的实际问题。

  身为乐坊里的杂工,自己一如其他人那样有薪资,每个月都能领上几百铜板,或是换成几枚银币。然而,因为自己是乐坊收留的伤患,所有医药费都由坊里支出,他们就毫不客气地从自己薪水里扣。

  截至目前,白夜飞一毛钱都还没拿到,要不是洁芝偷偷塞了点钱过来,自己就真要成为身无分文的穷鬼了,这点着实得想办法改善,否则自己就算想使出拿手绝活走后门,都凑不出活动经费来。

  “这里应该也有典当行,或许可以考虑先把什么东西给当了,换点钱来操作……唉,好像也没啥能当的。”

  想不出可行策略,白夜飞摇摇头,看看天色差不多到放饭时间,转头要先回自己的寝室去拿饭票,上食堂吃饭去。

  穿过外廊,白夜飞匆匆走向自己的寝室,预备拿了饭票,叫上室友小陆一起吃饭去,他是本期应征进来的新人,与自己一样都是杂工,分配在同寝室,为人老实,看自己身上带伤,还主动替自己分担了工作。

  “这种世道,老陆那样的稀有动物可不多见啊……咦?”

  对面一道人影快步走来,二十多岁,整了一头的黄毛,白夜飞皱起了眉头,认出是乐坊里的安保张扬。

  张扬是安保人员的小组长,听说是有些后台的,但这家伙好喝酒、爱赌钱,酒喝多了之后,就爱动手施暴,不是正经人物。

  那天在乐坊门口,就是张扬率人冲出,把白夜飞痛打成伤,但事后看白夜飞成功泡上练习生,张扬似乎非常垂涎,听说他之前试图勾搭其他练习生不成,还被金大执事严厉斥责,因此,他既妒且恨,已不只一次放话要给白夜飞好看。

  无端开罪了这种地痞,白夜飞觉得可笑,但也不可能为此就刻意去躲他,见他迎面而来,耸耸肩就迎了上去。

  当然,对于随时可能酒精上头的小黄毛,白夜飞不致于傻到全无防备,一支手早就在怀内,扣住光剑按钮,谨防不测,虽然这有杀鸡用牛刀的嫌疑,无奈自己身上没有其他的防身物了。

  “唷,小白脸啊!”看到白夜飞的一瞬,张扬眼中流露掩不住的轻蔑,“那天真可惜没一棍把你打死。”

  白夜飞没有理会,连客套应付都懒,直接就想错身而过,但眼前却骤闪起一道寒光,贴额险险掠过。

  张扬陡然出手,从怀中掏出一柄短刀,在白夜飞眼前划过,一刀过去,还煞有其事地舞了几个动作,这才慢慢收刀,看白夜飞一脸惊吓,血色全无,得意啐了一口,“小白脸就是没种的。”

  白夜飞是真的给吓到了,但不是因为贴额晃过的那一刀,而是刀光亮起的一瞬,自己险些就掣开光剑,这一剑如果冷不防出去,拦腰斩断都是起码的,这黄毛绝没有机会在那里装逼。

  对着张扬满眼的得意,白夜飞压根懒得回应,摇了摇头,道:“晚上好,今天一定是你的幸运日,佩服佩服。”

  张扬听了话,最初以为白夜飞服软,咧着嘴笑了两下,但看他转头便要走,怒意又起,正要挡人,一个奇妙的乐音,从白云开怀里发出,登时把双方都吓了一跳。

  听见电子音,白夜飞下意识就往怀里去掏手机,随即想到声音是来自虚给的那支苹果机,更意识到这东西若被人看到,自己肯定有麻烦上身,便停了动作,没有把手机拿出。

  只是,在指尖碰到苹果机的一瞬,一个电子语音直接传到脑部,在耳边响起:“开启支线任务:真神的爱。”

  “真神的爱第一任务:接触并调查张扬,查出神爱之夜的线索。任务成功,奖励金叶五十!”

  声音直接在白夜飞脑中响起,他微微一愣,随即心头一喜,明白这就是自己等待多时,可以打开僵局的机会,当下二话不说,身手就往张扬肩头一拍。

  “嘿!黄毛哥!”

  忽然被拍,张扬一怔,再看白夜飞好像很遗憾似的收回了手,一脸期待落空的表情,忍不住怒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  “……没什么,原来接触并调查不是这个意思,”白夜飞遗憾道:“还以为碰到你就会有讯息浮出咧,看来是没有了。”

  “你神经……”

  “张同志!请你老实回答我,你……”白夜飞一句打断,严肃问道:“……信神吗?我是说,特别真的那种!”

  “你爸才信神!”

  张扬勃然大怒,挥拳作势就要打出,但与白夜飞目光一对,心里没由来地发寒,总觉得……如果真打了下去,好像有什么很危险的事情会发生。

  没敢再待,张扬瞪了白夜飞一眼,骂了两句“去你老母的神”、“下次把你脑袋一棍打碎”,匆匆离去。

  白夜飞不觉得恼火,这世上有些生物,没有令自己恼火的资格,倒是“接触并调查”这种事,要如何着手还真是个问题。

  最理想的策略,就是直接把人给绑了,上个老虎凳,透过加砖块来接触,随着接触越来越高,什么情报都像竹筒倒豆子一样,清清楚楚交代出来,或者直接在老虎凳上帮人拔牙,

  白夜飞从没给人拔过牙,但他确实有种感觉,如果有机会,自己会做得非常得心应手,尤其是拔那些小黄毛的牙齿……

  不过,想起来虽然愉快,但实行上难度不小,自己没力量制服张扬,即使靠偷袭打闷棍得手,要在哪里对他进行拷问,也还是大问题。人单力孤,仅仅靠自己一个人,做什么都有难度。

  “得提升自我,或是……增加人手吗?”

  白夜飞敏锐地把握到方向,与此同时,他从怀中取出苹果手机检查。一个月来,自己将手机翻来覆去,看了无数次,没瞧出什么端倪,如果不是今天发出异声,还真没发现这支神之手机有什么鸟用。

  用指纹开启了手机,白夜飞立刻看到,刚才开启的“真神之爱”任务,以短信形式跳出在首页,点进去之后,自己所听见的任务内容,以文字留在短信中。

  “好吧,可以回头查阅,这是方便了点,但……还是没什么屁用。”

  研究这支“神之机”时,白夜飞发现里面的影音内容都被上锁,无法打开,还有一些小程序,虽有安装,却也都处于没法开启的状态,让手机处于高度受限的状态,平平无奇,只有一点异常:它不用充电,存量甚至还每天反增一点点。

  最初拿到手机时,白夜飞首个担心的问题,就是如何充电?毕竟如果没电可充,手机很快就是不如板砖的废物,所幸,打从一开始,手机的电量就是满格,哪怕是一个月过去,上头的电量也没有少过一格。

  毕竟,这是神之手机,有点神异很可以理解,说不定在神界,永动机早已发明出来,能量永不耗竭,这支手机就是代表产物,如果能成功解析当中的黑科技,所带来的获益绝对能大赚一笔,偏偏对如今的白夜飞而言,这些都太过遥远。

  关于手机,还有太多的疑问没法解开,但愣在走廊中央滑手机,着实不是聪明主意,总得先回到寝室,想办法避开室友,再来钻研……

===== ===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