弄玉 作品

第二三章:圣蛋蛋在手

    

  能够说动陆云樵帮手,对白夜飞完全是个意外,本来还在想用什么方法,能打破这家伙的龟壳,让他愿意出手帮忙,怎想不知是哪句话说错,他突然被触动,从乌龟变成择人而噬的猛虎,在走往后门的那一路上,几乎是被他一路拽着衣领拖过去的。

  意识到自己处境不妙,在来到后门之前,白夜飞妥善想好了解释:自己和洁芝去自由町闲逛,一路被觊觎她美色的乞丐跟踪,图谋不轨,还遇到了那里的丐头,后头回来路上,自己发现有人跟踪,现在估计还在外头徘徊不去。

  这些话,一句句分开来,全都是事实,就算把洁芝喊来问也一样,当然组合起来就是另一回事了,白夜飞在心里过了几遍,确认没有破绽,更把握到了关键词,因为陆云樵听完之后,脸色黑到快可以滴墨了……

  “洁芝已经被盯上了,我不能坐视。如果不想办法揪出那恶丐,不知还会有多少妇孺受害?”

  白夜飞正色道:“搭档,你不想惹事,我不勉强,等会儿我出去晃,看看能不能把人引出来,你就远远跟着,要是有什么问题,你也别上,帮忙回来叫人就行。”

  陆云樵摇摇头,“这是你主动惹的事,与上次不同,金大执事未必会理,即使他真来救了,事后也定会处罚。”

  白夜飞心想:“难道我不晓得吗?但和主神任务相比,这些重要吗?”想归想,白夜飞摆出一副凝重表情,道:“有些事,必须有人去做,代价我付,好过那些无辜者受害。”

  陆云樵沉默几秒,点头道:“搭档你是个好人,我之前对你的评价,看来是得要修正了,你放心去吧,我会远远跟着,有事……我会负责叫人,你不会有事的。”

  白夜飞叮咛道:“小心别跟丢了,我的命就在你手上了。”

  “放心。”陆云樵笑了一笑,“我在这方面挺有信心的。”

  不晓得陆云樵的信心何来,白夜飞硬着头皮出门,没有刻意装闲逛的样子,因为半夜三更,这时候根本不会有人闲逛,只能摆明车马,直接就是四处找人的架势。

  街上无人,只有打更者的声音,从远处传来,白夜飞走在路上,左顾右盼,似在寻找,却一无所获,身后也没看见陆云樵的身影。

  危机潜藏,白夜飞可不敢把自身性命全放在陆云樵身上。事实上,在白夜飞的盘算中,陆云樵这一道保障,本身就是一个烟雾,必要时候可以用来迷惑敌方的目光,而自己真正用来保命的手段,自然是藏在怀中的光剑与手机。

  脚下行走,目光左右飘移,白夜飞在附近几条巷道来回搜寻,手却自始至终未离怀中,紧握着光剑,倘若真有什么突发风险,拼着线索断掉,也要以自身安全为先。

  漫无头绪地走了十多分钟,白夜飞微微皱眉,到现在都还引不出人来,难道真是自己的推测有误?

  这念头才刚冒出,怀中的天使之卵骤然又释放寒气,强度比之前更厉害得多,险些把白夜飞冻了个透心凉。

  ……来了!

  事发虽突然,却一早在白夜飞预计内,他清楚看到一只手从旁边的黑暗中伸出,拉着自己的衣服,大力往暗处拽,与此同时,一把匕首顺势架上自己脖子。

  “你是谁?张扬的圣蛋蛋,是不是在你身上?”

  一个三角眼的麻脸汉子,手执凶器,压低声音喝问,他所使用的名词,更让白夜飞想要叹气。

  ……天使之卵这个命名已经很诡异了,圣蛋蛋又是什么鬼?前面再加上人名,听起来就更恶了。

  脑里想着无关的事,白夜飞装出惊恐的表情,身体簌簌发抖,手却悄然按在光剑的按钮上,只要气氛一不对,绝对要在脖子上那把匕首动起来之前,先一步把对方腰斩。

  “你、你是什么人?”白夜飞惊惶道:“是张大哥的人吗?我是跟张大哥一起办事的,他说要带我发达,那天我们还一起绑了人,准备交货,可没等到你们,他就……你们是买家?”

  麻子冷笑道:“你说真的?可我怎么听说,那天张扬死了,是你第一个冲进火场,把人给救出来的?”

  “我没办法啊!那时旁边还有人,我如果不冒险救人出来,自己就要暴露,到时候,我怎么办?”

  白夜飞压低声音,“我们绑了人以后,张大哥就把我打发出去望风,我等了一整夜,都没看到你们,等我发现有其他人来,他已经死了,我能怎么样?那时的情况……我也很绝望啊!”

  这是早就准备好的托辞,白夜飞自信应该能把对方稳住,只要对方还没放弃,需要个人继续张扬的活动,自己的这个角色就有价值,能有交涉的余地。

  “……看来,你真是张扬的同伙,哼,那家伙连你都骗了。”

  麻子恨恨道:“他和我们约好的交人时间,是隔天中午!这家伙贪心不足,又想收好处,又想对货物乱来,占尽便宜才交货,没想到操作不当,阴沟翻船,自己死了不打紧,还耽误了我们的大业。”

  “……大业?”

  白夜飞的顺口一问,直接引起对方的警觉,麻子眼神一冷,“不关你的事,想命长就别多问……唔,张扬死了,他的圣蛋蛋在你手上,他之前说过,有一桩秘密要上报……”

  麻子眼神乱飘,意有所指,白夜飞果断道:“是啊,就是琥珀的那件事,如果交易成功,琥珀和翡翠就等于都交给你们了,张大哥说事成之后,不但会给我很多钱,让我回老家盖房子,他还有机会接受洗礼,开什么门的。”

  “他连神爱之夜的事都对你说了?”麻子讶道:“看来你还真是他的亲信,他连这些都告诉你了,不过……”

  “没有不过!张大哥死了之后,我一直在找你们,他答应你们的事,我也能干!”

  白夜飞无视脖子上的匕首,昂抬起头,“但你们许给他的好处,我也要,一样也不能少!我要钱回老家盖大房子,还有,我也要接受洗礼,开那个什么门,他有的我都要!”

  或许是憨愚少年的模样演得太像,白夜飞的话,直接引起麻子的冷笑,“你连开什么门都不知道,还想接受洗礼?神爱之夜不是随便给瘪三施洗的。”

  “那我不管,反正他可以有的,我也要有,你们城里人不能欺侮乡下人。”

  白夜飞下巴高抬,十足一副死猪皮不怕开水烫的执拗模样,麻子为之气结,松开了匕首,挥手道:“好吧,我们一向也讲究公平,绝不欺压贫苦大众,只要你能做到张扬要做的,同样的报酬你拿也可以,我会向祭司大人申请,不过,如果你要参加神爱之夜,那动作就得快,你剩下没多少时间了。”

  “快?得多快?”白夜飞讶异。

  “明天晚上!”麻子伸手指天,“神爱之夜配合天时开启,每次所需的祭品、材料都不便宜,错过明天,最起码还要三个月,才能重新再来。”

  白夜飞一呆,很确定自己没有多耗三个月的本钱,但要如何在明晚搞定“货物”,这个就完全没有头绪。

  而且,比起那个问题,眼前还有另一个回避不开的要命难题……

  “明天你完成任务,就把人带到仓库区,我会在那边等你,带你去参加洗礼,还有……”

  麻子伸手道:“张扬的圣蛋蛋呢?把东西给我,我要拿去交给祭司。”

  这是无可回避的问题,白夜飞暗冒冷汗,但要说把手上的这件大筹码交出,却是万万不能,“别、别开玩笑了,我把东西交给你,万一你不认帐,那我不就什么都没了?”

  “你才别开我玩笑咧,兄弟,你知道每次神爱之夜要消耗多少钱吗?如果我不拿着东西回去见祭司,他怎么可能替你准备仪式?”

  麻子道:“时间很紧了,我若不立刻去通知准备,你就赶不上明晚了,快把东西给我吧!”

  白夜飞心头一凉,晓得这家伙没说错,而这也是当前棘手的地方。自己不是没有暴起伤人,干掉这家伙的武力,但若就这么杀了他,谁带自己去神爱之夜?若去不了,这任务该怎么完成?

  “……我已经对你好言相劝了,你不要不识抬举!”麻子声音骤冷,目光中闪过一股狠意,“如果我用强,你难道守得住吗?”

  对方是凭借天使之卵找上门的,就算说东西不在身上,他也不会相信,这是无可逃避的难题,白夜飞暗自一叹,摇了摇头。

  “其实,我本来不想这么做的……”白夜飞叹道:“因为这一手,很贵啊!”

  麻子一呆,紧张道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  “反正……不可能是干你。”

  白夜飞耸耸肩,始终放在怀内的那只手,松开了光剑,触摸到手机上,刷开手机后,一指按在萤幕上。

  “星辰梦蝶,召唤费用:二十金叶。请问是否召唤?”

  意念确认,下一刻,一只五色斑烂,闪烁着星辰光辉的彩蝶,凭空出现在前方,麻子看着彩蝶身上的星光,眼中意志立刻黯淡下来……

===== ===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