弄玉 作品

第二九章:走自己的路,让别人无路可走

    

  人依约带来,照白夜飞的想法,立刻能去举行祭祀,开那个什么见鬼的神爱之夜,但情况似乎没有这么简单,李麻子没有带路出门,反而走向仓库深处。

  “你们过来!”

  李麻子从怀中取出一张黄色符纸,取出火折点燃,往地上一掷,符纸烧开,一道绿光扩散,地面登时浮现一个三米方圆的符阵,扭曲的繁复符文,建构成阵,隐约透着不祥的氛围。

  白夜飞一看到是这东西就头痛,自己对这世界的超凡力量还了解太少,每一回遇上,都是一个无法评估的风险,不好判断怎样才是正确行动。

  “让那女人进到探测阵里来。”

  李麻子强势要求,看那架势,完全没得拒绝,白夜飞暗叫不好,鬼才晓得这个法阵是什么东西,让翡翠踏到里头去,万一灰飞烟灭,这责任自己怎扛得起?

  “等等!麻子兄弟,你这阵是什么玩意儿啊?危险不?不会对身体有害吧?之前没说还要过这个啊!”

  白夜飞的紧张,立刻引起了对方的警觉,李麻子神色一变,低声道:“别乱来,祭司正在看呢!”

  这句话入耳,白夜飞登时哑然,很多问题不好再提,怕打草惊蛇,反倒是李麻子皱起眉头,低声道:“老铁,你什么状况?为什么紧张她?她与你什么关系?你们两个该不会……”

  白夜飞不知怎么答才好,特别是知道祭司在暗中窥探后,自己可能多说多错,让情况更糟糕。

  情势一时僵住,在旁装痴呆的翡翠,忽然有了动作。

  维持着空洞的表情,翡翠一步跨出,直直走向那座法阵,白夜飞吃了一惊,想要阻拦,又怕漏馅,只能让她就这么走进法阵去。

  也直至此刻,白夜飞才察觉翡翠她替莺儿报仇,或者说追查幕后真凶的意志,竟然执着到了这个地步,而自己也只能祈祷,那个探测法阵除了侦查,没有什么另带的不良效果。

  翡翠入阵,法阵立刻放射光芒,先是纯白的光华,看来还挺正常,但渐渐带上了一点红黄色,李麻子登时色变,白夜飞不知这代表什么,可看这表情,估计好事有限,心下一沉,跟着就听见一个苍老而阴森的笑声,在仓库内回荡。

  “哈哈哈,好,真是意外的收获,虽然人不对,却歪打正着,麻子,你立刻带他们过来,我重重有赏,这就为他们施行洗礼。”

  声音中带着邪恶的意味,估计就是那个祭司了,白夜飞左右扫视,没看到声音的源头,更没有第四人在室内,祭司应该是用某种特殊技术,远距离传音,并且遥遥监看,本人则不在此地。

  从话听来,检测应该是通过了,不然也不会让李麻子带人过去,可祭司的那句“人不对”、“歪打正着”,却让白夜飞有不好的感觉,情况可能有变量。

  李麻子对着半空行了个礼,说了一声“谨遵祭司法令”,跟着便如释重负,转头道:“行了,祭司已经撤了神通,安全了。”

  听见这一句,白夜飞也松了口气,被超自然力量监视的感觉有够糟,那甚至是完全没法对抗的。

  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,白夜飞极度厌恶,只要想到未来在这片大地上,不知还将多少次遭遇类似的感受,他就暗暗下了决心,无论自己还会在这世界呆多久,只要一有机会,就要竭力去学超凡力量;如果没有……想尽办法让它有!

  神爱之夜,显然就是这样的机会,哪怕有着风险,却是值得也必须一冒的,唯一令白夜飞迟疑的,就是让翡翠涉入其中,会否害到她什么……

  关于今晚的赴约,白夜飞早想过预备方案。

  支线任务是参加神爱之夜,没说参加到哪一个环节,运气若好,自己一踏进会场,就能被认定为参加,自己收了金叶,放出开明兽的吐息,全场麻醉后就能走人。

  如果认定比较严格,那就尽量待到最后,可过程中如果遭遇什么危险,便须当断则断,麻醉全场后立即走人。

  策略本身应该没有问题,而埋伏在外的陆云樵、洁芝,就是自己加买的保险,要是这些还不够,帐上剩下的十五金叶,就是杀出血路的最后筹码了,其余勉强要说的话……仍受催眠效果影响的李麻子,似乎算得上是一张暗牌。

  白夜飞想多从李麻子口中套些消息,战前情报这种东西,再多都不嫌,可还没等他开口,李麻子已经神秘兮兮地靠过来,眉宇间深有忧色,低声道:“老铁,这妞是你的吧?你碰过她没有?”

  音量不小,翡翠肯定能听到,白夜飞异常尴尬,连忙压低声音,“老铁,这是你弟妹呢,你可得多关照啊。”

  李麻子双眼一瞪,神情肃然,悄声道:“本来是不能说的,但谁让我们交情铁呢,我告诉你,刚刚已经检验出来了,你那妞……不是我们要找的人。”

  话中藏的讯息不少,白夜飞立刻意识到,这些人之所以收买张扬,绑架翡翠,并不是专门针对她,是为了寻找某个连他们也不肯定的人。

  姑且不论此人是谁,既然不是翡翠,那她的安全就大大提升,白夜飞喜道:“是吗?这太好了。”

  “不,这对你就太糟糕了。”李麻子道:“她不是目标,胜似目标,刚刚检测所见,她是极为优质的上品炉鼎,筋骨柔软,内元丰沛,祭司肯定不会放过的。”

  “什么?炉鼎?小说……不,道门修练的那种?”白夜飞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,“这世界还有那种设定的?靠,之前没人告诉我啊!”

  李麻子道:“优质的炉鼎,千金难求,更别说狗皇帝亲政之后,六扇门抓得好严,我们都断货好久了!祭司看到她,决不会放过的!”

  白夜飞惊道:“怎样的不放过?他要纳为己用吗?”

  “那怎么行?”李麻子大力摇头,“那么多的兄弟姊妹都要修练,就是祭司也不能独占资源,肯定要雨露均沾,人人有份啊。”

  “啥?”

  终于明白了状况,白夜飞这一惊非同小可,眼前状况之严重,已经超过了预估,还把翡翠带去神爱之夜,着实不智,可……眼前还有临阵退缩的余地吗?

  “李哥,这你可得帮忙!”白夜飞低声道:“我千辛万苦,好不容易才弄到这妞,她可是你弟妹,你不能看我被人雨露均沾,回乡下打一辈子光棍啊!”

  李麻子情急于色,“这是当然,怎么能坑自家兄弟?不过这事确实难办,祭司看到上品炉鼎,肯定已经让人来接了,为今之计,只有一个办法……”

  白夜飞讶道:“什么办法?”

  李麻子没有立刻回答,只是拉着白夜飞,让他也进到法阵里面。白夜飞心中不安,也不知家伙是什么意思,若不是仗着洗脑效果还在,这个麻子应该不会对自己有恶意,这一下就该发动奇袭,杀人跑路了。

  “想要保住她今晚平安,唯有一个办法。”李麻子阴恻恻地道:“你先动手,把炉鼎占了,他们没有得采,自然就不会用了。”

  白夜飞一怔,想不到还有这方法,自己先往碗里吐口水,别人就没法抢去吃了。从理论上来说,还真具有一定的可行性,问题是……这个炉鼎和确实被洗脑的麻子兄不一样,是装作被洗脑的,你现在当她的面,说要先把她给用了……这也太不顾人家的感受了。

  偷偷瞥看,白夜飞没看见翡翠的反应,她的眼神空灵,犹如神出物外,似乎完全没听到这些话,更对已站到她面前的自己视若无睹,但……明明神智未失,却维持着伪装,本身就是一种态度了……

  李麻子急道:“老铁,你动作得快啊,我已经是冒着生命危险来帮你了,你拖拖拉拉,等其他人来了,这妞连渣也没得剩了!”

  白夜飞想想,确实不是婆吗的时候,连忙道:“那个……炉鼎要怎么占啊?”

  李麻子双目圆瞪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,叫嚷道:“吻她啊!这还要人教吗?”

  的确是不用教,可没有你这一句,我就很难顺水推舟了。白夜飞这么想着,朝翡翠的红唇上闪电吻了下去,动作很快,稍沾即离,眨眼就已完成,而翡翠毫无反应,像泥塑木雕一样,动也没动一下。

  白夜飞看看脚下法阵,再看看李麻子,“老哥,啥都没有,这样就好了?”

  李麻子两眼翻白,急道:“当然不只这样,你得……”

  还没等李麻子话说出来,一直静静不动的翡翠,忽然动了起来,她玉竹般的粉臂,轻轻勾上了白夜飞的脖子,什么也没多说,柔软的唇直接便吻了上去。

  全没想到翡翠会采取主动,白夜飞一时被吻得呆了。

  上次在仓库,两人初次交合,翡翠非但是处子之身,而且全无经验,初夜就经历狂风暴雨摧残,以她性情,白夜飞本以为她身心受创甚重,说不定往后都将视此为畏途了,怎么都没想到,她会在此时主动吻来。

  而且,翡翠不单单只是吻而已……

  香唇吻着少年的脸与额,翡翠颤抖地伸手,摸到白夜飞胯下,在碰触到阳物时,仿佛触电般缩了手,却又很快回来,隔着裤子,抚摸起他的肉茎。

  贴在白夜飞耳边,翡翠用仅有彼此能听见的声音,低语道:“事情……已经没得选择了,不是吗?比起被他们糟蹋……我选择你!”

  佳人如麝般的香气,呼在白夜飞的脖子周围;无奈的话语,实是有情,少年的肉茎在翡翠手中不断变大,裤子慢慢被撑起一顶小帐篷。

  “老铁,真有你的!”

  李麻子目瞪口呆,竖起大拇指,随即好像想起什么,赶忙往外跑去,“我去给你争取点时间,你尽快完事啊!”

  对于这么识相的义气,白夜飞感佩不已,翡翠也同时有了动作,她后退了一步,当着少年的面,把身上穿着的绿色连身长裙,一寸寸慢慢拉起,白皙的皮肤、性感的身材,渐渐暴露在少年眼前。

  过程中,翡翠胸口随着急促呼吸而抖动,就像两只小白兔,一跳一跳的,让白夜飞想起那天夜里,玉乳摇晃的美景。

  长裙拉过了腰际,露出了翡翠的玉臀,还有包裹在黑色丝袜底下的白色亵裤,漆黑丝袜仿佛自带光泽,衬得长腿与美臀欺霜赛雪,几乎闪瞎了白夜飞的眼,硬挺的肉茎高高举起,都快顶破裤子。

  “……我……已非完璧……”

  翡翠紧闭美丽的双眸,颤抖的声音,尽诉着她的不安与紧张,但哪怕如此,她的表情近乎虔诚,让人生不出半点亵渎之心。

  “清白为歹人所污……感念白郎的救命之恩,今日以身相许,望君……勿贱……”

  凄声呜噎,仿佛随时都会哭出声来,长长的睫毛颤动,与其说是献身,更像是抱定了必死觉悟的坦承。想到翡翠是用什么心情,在这种时候将羞耻坦白相告,白夜飞既羞且愧,格外感觉自己的行为渣到有剩。

  只是,这时就算再懊悔,也肯定不能跪地求原谅,白夜飞只能轻轻抱住翡翠,温暖她颤抖的娇躯,用最诚挚的声音,坚定道:“翡翠,从今往后,我会珍惜你的。”

  一句话,仿佛定心丸,翡翠的颤抖停了,睁开妙目,看着这个少年,明明比自己小着几岁,但此时的他,却充满男子气概,说出来的话,一字一声,固若磐石。

  “我……相信你!”

  翡翠弯腰,将自己的亵裤,连同黑色裤袜,一起褪到腰间,动作轻盈而有艺术感,美得像是舞蹈。

  白夜飞早已按耐不住,急忙把自己的裤子也脱掉,将自己的肉茎放了出来。

  看着翡翠雪白的美臀,白夜飞没有急着插进去,而是看着美人自己躺下,再用手扒开她的耻毛,找到蜜洞,把手指伸了进去。

  手指刚进去,翡翠就发出一声呻吟,当中有痛楚,有不适,但也有少少的快慰,而白夜飞更发现,指上沾着蜜浆,这位青竹美人赫然以稍稍进入状态。

  ……她不是欲望强烈的类型,那么……是早就对我有情?

  凝视翡翠闭眼侧头的羞容,白夜飞隐有所悟,心头感受尤其复杂,此时一边用手指在她的蜜穴抽插,一手隔衣捏起她的美乳,隐约感到佳人的乳蕾已经硬起,紧张的情绪渐渐被快感纾解,躺在地上,闭着眼睛,等待郎君的宠幸。

  白夜飞在翡翠的雪颈跟耳垂舔弄着,那只伸在她花谷里的手,也抽了出来,两手隔衣把玩她的圆润奶子,肆意揉捏;翡翠的娇躯不断在少年身下扭动,看起来很难受,像是一尾蠕动的美女蛇。

  翡翠的肚兜松脱,坚挺乳笋已被白夜飞玩到呼之欲出,忽然用手捏了一下她的乳蕾,刺激之下,她敏感的身体猛地向上弓了起来。

  “我、我好难受……”

  青竹般的美人儿,不堪撩拨,眼中满是露骨的情欲,“白……白郎……”

  听着翡翠的动情叫唤,明明是年长的“大姊姊”,却喊着小她几岁的少年为“白郎”,异样的刺激,白夜飞比喝下几罐春药还亢奋,动手揉着翡翠的乳笋,贴耳道:“翡翠,叫大声点,喊我操你。”

  翡翠侧过头,斜斜看了少年一眼,似嗔怪,似羞涩。

  此生不知多少成名的文人、捧着重金上门的富商,只要出言轻慢,开口肮脏,自己就会静默以对,事后再也不见这人,生上好几日的闷气。自珍自重的性子,就是从来都不愿受肮脏气,焉晓初次许心于人,竟被这少年如此捉弄……

  奇怪的是,此刻心中非但不气不恼,还想要取悦他、顺从他,整个心情是那么自然,就只是怕顺得太快,让他生了误解,看轻自己……这实在让自己也困惑不已。

  “白郎……快……快操我……我好难受……嗯……”

  媚眼如丝,翡翠不断发出浓重的呼吸声,表情看来无比诱人,白夜飞整个都看得傻了,沉浸在这一瞬的美好当中。

  眼见少年迟迟没有动作,翡翠扭动着香躯,喘息道:“白郎,快点操我,我什么都愿意给你。”

  听到这话,白夜飞如梦初醒,低头吻着翡翠的红唇,慢慢把舌头放在她嘴里,不断与她的舌头纠缠在一起,两人就这样忘情吻着,彼此呼吸越来越沉重。

  摸着翡翠的小腹,然后又来到白嫩的大腿之间,慢慢摸向她的花谷,最后在她仰头呼吸的一瞬间,白夜飞将肉茎顶在花谷口。

  翡翠的花谷口,已流出了好多水,顺着潺潺流出的淫蜜,肉茎不费吹灰之力就滑了进去,迅速消失在美人姊姊的花谷里,才刚进去,就听到翡翠的叫声。

  “啊,白郎,好……好棒……”

  肉茎被紧致的膣道一夹,白夜飞不由低呼一声,涎着脸道:“这个当然,想要配得上你,这棒子肯定是要好的。”

  白夜飞一手扶在地上,一只手捧着翡翠的雪臀,不断挥动着下半身向翡翠的花谷进攻。

  亲吻翡翠修长的脖颈,持续往她天鹅般优雅的雪白颈项上吹热气,翡翠沉迷其中,弓起身子,配合着白夜飞的动作,下体紧密联系在一起。

  两人身体的撞击声,不断在仓库内回响,翡翠躺在白夜飞身下,给操得快感如潮,享受地闭着眼睛,嘴里时不时发出一阵阵的畅美欢愉。

  随着两人的动作,底下的法阵再一次亮起,光纹闪烁,当中内建的术式开始发动,白夜飞感到体力充沛,阵阵暖流透过法阵输入,而相对的,翡翠全身香汗淋漓,仿佛掉进了水池里,汗透衣裙,喘息得格外粗重,体力在飞速流失。

  看着紧紧咬牙,似在忍受体内不适的翡翠,白夜飞忍不住问道:“翡翠,你怎么样?要不要我停一下。”

  “不……啊……快点用力,我想快点把自己……都给你!”

  翡翠没有忘记当前处境,而白夜飞听了这话后,抽出肉茎,把躺在身下的丽人扶起,从面对面的体位,换成了翡翠在前面跪着,翘起雪白的玉臀,方便少年进入她的身体。

  白夜飞来到翡翠的雪臀之后,用力拍了一下翡翠的屁股,她就像得到命令一般,屁股翘得更高了,紧闭的花谷不断地向外面流着蜜汁。

  肉茎对准了花谷,白夜飞用力一挺。

  “啊……白郎……”

  肉茎挤进花谷时,翡翠的身子抖了一下,白夜飞扶着她纤细的腰肢,挥着肉茎,在美人的膣道里抽插,随着少年的节奏,翡翠的叫声一次比一次响亮,雪臀被大力碰撞,开始剧烈抖动。

  刚开始握着腰肢的手,转而扛起翡翠那双裹着黑丝的粉腿,每一下冲刺,修长的大白长腿就在半空晃出美丽线条,像是要从白夜飞的手中滑出,刚摇出去,就又被白夜飞抱回,换来玉臀上狠狠地又一下碰撞。

  这样的姿势,每次白夜飞用力挺进,翡翠的颈项也不自觉地往后仰,天鹅般的优美角度,白夜飞情欲激亢,一下扑了上去,用力吻着她的雪颈,在上头原本白皙的颈项,印上雪片般的吻印。

  “唔!”

  “不行了,我……要出来了。”

  翡翠满身是汗,因为过度虚耗,脸色已经开始发白,迷蒙的双眼,却在听见少年哼声的一瞬,恢复清明,欢喜地叫出声来。

  “都……都射出来……给我……我都……接着呢……”

  甜美的娇哼,是最好的春药,白夜飞忍受不住,看着翡翠楚楚可怜的娇态,将累积的欲望,尽数喷放在翡翠的体内深处。

  “啊啊啊啊……白郎……”

  眼角流着泪水,丽人发出欢喜而高亢的高呼,声音传遍整间仓库,恰巧在此时进门的李麻子见到这幕,又一次被眼中的艳姿给惊得呆了。

  白夜飞畅快得脑里一片空无,但看翡翠仿佛大病一场的脸色,心中一动,不由分说,一个吻直接就印上去,希望能把自己所获得的暖流,转一部分过去。

  刹时间,两人身下的法阵灿然生光,骤发出的光亮,超越之前启动时十多倍,某种术式被触动,白夜飞感到阵阵热流,经由法阵注入自己体内,又透过这一吻,传往翡翠体内,彼此仿佛泡在暖水里,无比舒畅。

  同时,一个久违的声音,在意识内直接响起。

  【地老天荒,惟爱不灭!涤除所有负面状态,金叶加一!】

  等的就是这个!

===== ===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