弄玉 作品

第三四章:我的天使

    

  三米高的黑羊魔怪,站起来有整层楼高,若不是船坞特别挑高,直接就会穿破房顶,牠怒瞪着白夜飞,眼中满是恨与怒,身形一动,就要冲过来动手。

  黑羊魔怪要冲过来的那一瞬,白夜飞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,完全可以预估出牠那身钢铁筋肉一经爆发,能带来多大的力量。哪怕只是稍稍一沾,都足以让自己刹那支离破碎,血肉横飞……

  脑海中的惨烈画面,没有立即发生,白夜飞讶异发现,黑羊魔怪的腿似乎有些问题,牠试图移动,却僵在原处,没法过来,只能在那边用目光发泄恨火,两边相距寥寥十余米,一时却遥比天涯。

  “哈……哈……”

  白夜飞心中欣喜,才喘上两口大气,却发现黑羊魔怪俯身搜寻,直接拎起一具骨架,二话不说,就往这边抛掷过来。

  非人后的首次投掷,准头不是太理想,途中撞爆了几个大木箱,从白夜飞旁边两米处,撞穿了墙壁,不知飞到哪去了。

  虽没打中,却已足够让白夜飞瞠目,自己若被那具骸骨砸个正着,肯定当场就成渣,绝不会有半点活路。

  黑羊魔怪俯身又开始摸索,在牠长臂所及范围内,起码还有十多具骸骨可用,白夜飞哪敢怠慢,拼了命想挣扎、挪动,不想成为瘫在绳网上的活靶子。

  然而,虽然黑羊魔怪能抗拒麻痹,但那全是因为牠已非人身,才有能力做到这种事,尚属寻常人的白夜飞,不管心里怎急,体内暖流转得多快,肢体就硬是完全僵硬,连指头都多动不了一下。

  紧接着,白夜飞没声了,眼前发生的事,比自己遭遇生命危险还要命,黑羊魔怪发出嘶哑的吼叫,状似得意大笑,举起了在地上摸索到的东西,那不是骸骨,而是……陆云樵!

  原本陆云樵和祭司就是倒在一起的,黑羊魔怪伸手抓东西,他就离得最近,现在被整个拎着脑袋举了起来,看似神智未失,眼中神情再也镇定不下,显现惊惶、恐惧,嘴角微微抽动,似乎很想喊叫什么,却发不出声音,也动不了一下。

  “嘎!嘎!”

  好像失去了语言能力,黑羊魔怪说不出话来,只是发着这样的吼叫,意思却很清楚,而牠五根锋锐的勾爪稍稍施力,陆云樵脑门的皮肉已被割破,鲜血汨汨流出,一下淌了满脸。

  白夜飞依稀还记得,仅仅就在不久之前,这个国字脸青年威风凛凛,制伏了老祭司,雄姿英发,扬眉吐气,可怎么才只是几下功夫,他就血流满面,命悬魔怪之手了呢?

  大量出血流过双眼,白夜飞再看不清陆云樵的眼神,却依稀感受到当事人的惊骇、不甘与无奈,他应该没想过会在今晚送命,仗义出手时也没打算要牺牲,可如今……他头皮割裂,鲜血满脸,颅骨在巨力挤压下,喀喀作响,似乎随时都会破碎,纵有一身藏而不露的本领,此刻却连根指头都动不了……

  看着这一幕,白夜飞心头泛起愧疚,这种感觉自己已经很久都不曾有过,可现在……克制不住地冒了出来,很想为朋友做点什么,却终究什么都做不了……

  “砰!”

  一颗骷髅头,软弱无力地砸在黑羊魔怪的身上,来得莫名,似乎有什么人抛砸想阻止牠的动作,但力道太弱,没能奏效。

  白夜飞还顾不上去想场内怎会有第二个还能动的,就看黑羊魔怪巨臂一展,将陆云樵朝骷髅头掷来的方向扔回去,势如劲箭,瞬息飞出,发出一下好大的碰撞闷响。

  脖颈僵硬,白夜飞没法转头,只能尽力用眼角余光去瞄,瞥见一具已经扭曲变形的肢体,重重砸入地上骸骨堆中,将白骨砸得断碎,惊人的出血量飞快向四周流逸,又迅速被邪雾吸个干净。

  光是看见那具肢体扭曲的程度,特别是脖颈整个弯折过去,白夜飞就晓得这人算是彻底完了,没有哪个人这样了还能活着。

  ……陆云樵……死了!

  还不及感伤,黑羊魔怪像是被一下激起凶性,从地上连着抄起两具骸骨,双臂如飞,就把骸骨炮弹般掷射出来,目标当然只会是当前唯一的白夜飞。

  连续几次投掷,黑羊魔怪明显刷熟了技巧值,出手准头提高许多,白夜飞眼怔怔看着骸骨高速飙来,脑中已经浮现自己被轰个正着,筋断骨折,当场惨死的模样。

  ……冒险,果然都是要拿命上的,既然说好了是搭档,你死,我也上路,算是对得起你了吧!

  脑中闪过这样的念头,白夜飞忽然觉得,两具骸骨炮弹飞来的速度,似乎慢了一点,与自己的距离好像……拉远了一些。

  ……回光返照时候的感官,真是荒唐。

  半放弃似的念头,闪过脑海,白夜飞猛地惊醒,发现这并非错觉,在近乎停顿的那一瞬,骸骨与自己的距离确实拉远了,因为……自己正以极高速飞了出去。

  网绳崩断,瞬息移位,白夜飞躲过了两具骸骨的轰砸,避过了当头一劫,在脑子完全想不清楚为何会如此的当口,他发现自己离地腾空,正高速飞向出口。

  人是不会无故离地飞行的,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奇迹,是因为来自身后的一只手,强而有力地提起了衣领,抓着人全速往出口飙去。

  白夜飞本能地转移目光,尝试看去,首先看到的不是面孔,而是一双平展开来,直径超过三米半的羽翼,半黑、半白,展扬平伸,强大风力自然汇聚,带动底下的人腾空飞起。

  在这双羽翼底下,有一个人,身形娇小窈窕,衬着身后的一双翅膀,更显得玲珑可爱,但胸口浑圆、臀部紧翘,该有的曲线,一样不少,哪怕是在这样的情境下,仍让人一眼看上,就舍不得转移开视线。

  但比起惹火曲线,更让白夜飞目瞪口呆的,是那张异常熟悉的面容。

  洁芝!

  自己最忠实的小歌迷,忽然变成了长翅膀的……天使?

  白夜飞有种世界整个颠倒过来的错乱感,仅余的理性不断试图说服自己:如果又老又丑的祭司,可以异变成黑羊魔怪,那娇美可爱的洁芝,又为什么不能变成天使呢?至少,好过洁芝变成黑羊萌怪,祭司变成雪白翅膀的天使……

  一闪而过的画面,白夜飞有种作呕的感觉,脑子倒是加倍清醒了,前后线索串联在一起,登时想了明白。

  洁芝在邪雾侵染下,未有身亡,还受到激发,也不知是体内哪条筋不对,总之就变成了这样,她要救陆云樵,却未适应身体变化,随手拿了身旁的骷髅头投掷,没能见效,但总算渐渐恢复行动,险险避开黑羊魔怪的反击,还及时飙来救了自己。

  大致推测是这样,要说佐证……洁芝此刻虽然飞得快,动作却不太稳,两边翅膀,一边扬、一边僵,飞得歪歪斜斜,让人提心吊胆,正是她没法妥善控制身体的证据。

  实情如何,白夜飞此时无心太去追究,只是看着船坞大门越来越近,生天就在眼前,一但出去,洁芝的飞行能力在外头开阔空间更占优势,黑羊魔怪便追不上了。

  “嘎!嘎!”

  黑羊魔怪怒极而吼,狂抓起周围的尸骸,一具接一具投掷过来,劲道强猛,堪比强弩硬箭。

  洁芝双眉紧蹙,面有痛色,似乎这状态令她相当不舒服,光是飞行,就极为吃力,更别说还带着一个人。面对黑羊魔怪的掷物射击,她试图闪躲,可双翅歪斜,连续闪了几下后,跟着来的一具骸骨,高速撞向她提着的白夜飞,这就闪不掉了。

  千钧一发,洁芝用尽力气,将歪斜僵硬的羽翼强行一拍,硬生生拔高两米,避过了那具骸骨,解了当头之厄,却就此力尽,双翅一歪,从半空中跌下来。

  白夜飞被拎起又跟着跌下,整个过程都身不由己,唯一感受到的,就是坠往地面的时候,洁芝用她柔软且丰满的胴体,紧紧抱护住自己,承受撞击,摔得虽然很狠,自己却没什么痛感,更别说受伤。

  重摔在地,黑羽、白羽散落,白夜飞看见那对漂亮的翅膀弯折,洁芝额上痛出了冷汗,却还强挤着笑,向自己点头,想要安抚自己的不安,心中又痛又怜。

  ……你都这样了,还管着我?其实……你可以自己逃命的,不管我的话,你一定能逃得出去……

  若能开口,白夜飞有很多话想对这个女孩说,尤其是一句“别管我了”,因为两人重摔下来,距离门口还有一段,可始终被禁锢在原地的黑羊魔怪,好像终于突破了封锁,狂吼一声,跺足动地,然后就朝这边冲过来。

  “嘎!嘎!”

  不祥的兽吼,震动整座船坞,黑羊魔怪狂猛冲来的势道,像是一辆辗压众生的战车,催人心胆俱裂。

  白夜飞想催促洁芝离开,哪怕不能说话,让自己用眼神瞪一下也好,但这个素来执拗的女孩,却只是用力将他抱护在胸前,转身用弯折的羽翼迎向黑羊魔怪,要把怀中的少年保护到最后一刻。

  仿佛母鸡保护小鸡一样的架势,白夜飞为之气结,却又……有种说不出的感动,鼻子热热的,心里……暖暖的。

  ……还不及成兄弟的好搭档,还未及成爱人的好女孩,能和你们一起上路,是我的福气了。

  ……但如果……

===== ===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