弄玉 作品

第三五章:最终召唤

    

  被洁芝紧紧守护着,白夜飞听见黑羊巨怪狂暴的步伐,凶猛跺地奔来,一下一下,每一步都令船坞的地面晃动,声势无匹。

  白夜飞心里默默倒数,当这脚步踏到最终,就是自己和洁芝毙命之刻,说不定,还是那种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的形式,这样……未免太玷污美丽的小天使了。

  脚步声,一下骤停!

  白夜飞泛起怪异的感觉,因为自己才刚开始要数,距离还有一阵,怎么脚步忽然就停了?而且还停在一下超猛的震动,不像踏地,好像……黑羊巨怪跌倒了?

  洁芝讶异转身,受伤的羽翼半扬,白夜飞透过间隙,看到了情况,黑羊巨怪扑倒在地上,确实是重摔了一下,腿上……缠了一堆树藤、树根之类的东西。

  这或许也是黑羊巨怪先前没能移动的理由,但整间船坞,粗大的船索、吊索是不少,却没有树藤,那些缠住牠双腿的根须,是打哪里冒出来的?

  “呜!”

  洁芝发出惊呼,似乎看见了什么,白夜飞顺着看去,脑里轰的一声,看见了一幕难以置信的景象。

  那个刚刚被捏碎头骨、身体砸到扭曲变形的方脸青年,竟然还活着,正摇摇晃晃,缓缓站起身来。伤重若此,还能挣扎站起,这份意志力着实了得,但……好像又不只是意志力那么简单……

  陆云樵的衣袍底下,全身筋肉都在剧烈蠕动,仿佛吹汽球一样胀大,撑裂衣衫,骨、肉、筋的激烈变动,闻所未闻,更蕴藏爆发性的能量,随时释放。

  ……还、还有这种事?

  白夜飞倒吸一口凉气,既惊喜于陆云樵的未死,又对他此刻的异变感到不安,那种血肉剧烈蠕动的画面,让白夜飞感到一股不祥。

  变异中的陆云樵,形体骤变,当这些改变终于定形,一道巨硕的黑影,直直立起。

  原本陆云樵的身高,大概是一米七左右,不算矮,也没有特别出众,但此刻撑裂衣衫,昂扬站起的这道身影,却足两米三、四高,一身虬起的筋肉,厚实若铁铸,脚下一跺,大地震动。

  改变的东西,不只是体型,陆云樵的头颅往前拉长,背上、顶上,生长出浓密的毛发,狰狞如兽,十指利爪化,连口内的齿都变成獠牙,白森森的,俨然就是一只人形巨狼,让人看了就从头凉到脚。

  黑羊魔怪也看见了这头“巨狼”,更本能地感到威胁,甚至可以说是恐惧,牠挥动勾爪,斩断缠住腿的树藤,那些树藤就像是有生命的异物,被割断后倒卷收回,而黑羊魔怪翻身起来,顾不上追杀白夜飞与洁芝,猛一举手,将掉落在后方的骷髅法杖摄来。

  生命威胁造成的压力,黑羊魔怪首次忆起了兵器,而随着法杖入手,牠眼中闪烁起理性之光,似乎恢复了少许的意识,双掌持杖,口中发出了一声模糊难清的兽吼。

  “嘎!”

  咒语催动,骷髅法杖的前端,凝聚一道雪亮虹光,破空削出。

  虹光闪烁,这道能断钢铁的真空斩击,高速飞出,打在人狼身上,斩在心口,后者压根就不及闪躲……或者没必要闪躲。

  心口要害被斩中,仿佛铁铸般的刚躯,别说破皮滴血,甚至连道白印子都没留下,人形巨狼全无痛感,连看都没往身上多看一下,幽寒的嗜血目光,笼罩向黑羊魔怪。

  下一瞬,轰然巨响声中,大力涌来,骷髅骨杖脱手,黑羊魔怪通体溅血,如垃圾一般飞坠出去,那身坚若铁石的筋肉,刹那间不知被多少爪击所破,鲜血到处乱喷,惊恐的惨嚎声动天,巨体飞出近百米,撞穿了船坞的屋顶,然后掉落,坠向船坞的另一头。重摔落地,也不知断了多少根骨头。

  纯以体型而论,黑羊魔怪还在巨狼之上,占有优势,但两者之间的爆发力、速度,压根无法相提并论,一下照面,胜负已悬殊。

  “嘎……嘎……”

  一击便几乎被打废,感受到生命威胁的黑羊魔怪,恐惧哀号,挣扎着想要爬起,可是那道乌云般的巨狼影,一跃穿破船坞房顶,越过近百米遥距,凌空落下,踏碎了牠的双腿。

  “嘎呜~~~~”

  惨叫声尖锐喊出,半途戛然而止,一只巨狼爪握住黑羊魔怪的头颅,不由分说,就往地上砸去。

  一下接着一下猛砸,砸的伤害并不大,因为在脑袋撞地之前,黑羊头就被巨爪惊人的握力给逐寸捏烂,大量红白喷出。

  也直到整具魔躯的轮廓都扭曲变形,完全看不出人体形状,两米余高的狼形巨汉才停了手,仰天咆啸,一声声强劲的啸声,远远传出去,声动四野,当中充满野兽的狂态与怒意。

  跟着,巨狼人的目光扫向船坞另一端,遥遥与白夜飞、洁芝打了个照面,狼目中所绽出的凶芒,同样嗜血,同样疯狂!

  ……要糟!

  有了黑羊巨怪的前车之鉴,白夜飞哪还敢有半点妄想,即使有,在瞥见狼目中凶性的一瞬,也彻底烟消云散了。

  就连素来乐观的洁芝,现在也不敢露什么微笑,表什么友谊与示好,忙不迭地双臂环抱白夜飞,拖着人就往外头移动。

  巨狼身影一晃,瞬息从白夜飞眼中消失,那么高大的个子,速度快到不可思议,白夜飞几乎以为再次看到时,就是自己被狼爪分尸之刻。

  这个悲惨的场面,幸运地暂未发生,因为大量树藤离奇蔓延出来,交相错落,在船坞的前半段拉出了一张藤网,速度不算太快,却恰好阻住了巨狼的去路,让其高速移动中的身影被迫显露出来。

  只是,这个阻碍太过微弱,巨狼的周身似乎旋绕着强风,随意挥动一下粗臂,前方十余米缠绕的树藤,就被切割得支离破碎,牠持续朝着目标飙来,速度慢不到哪去。

  白夜飞心惊胆颤,看洁芝满头大汗,用她僵硬的手脚拖人,一双翅膀无力地垂搭着,绝不可能在巨狼杀到前逃出船坞,就算出去了,又有什么意义?全无证据显示这怪物不会追出去啊!

  命在顷刻,看洁芝仍万分吃力地拖人,白夜飞忽然意识到一点,自己的脑子比之前清醒,不复早先的昏沉,换句话说,自己已经有能力发动召唤。

  那些来历莫名的树藤,似是友方,放火不太合适,白夜飞选择了土蜘蛛,又有些忐忑,不知这个只能打直线的幼体怪,有效射程如何?如果射程不远,等于白白浪费最后的救命手段。

  巨狼体型高大,速度又快,一移就靠近数米,几乎只是眨眼间,白夜飞就没有考虑的余裕了,猛一咬牙,发动了百役谱的召唤。

  【土蜘蛛(幼体):土行珍兽,潜藏地行,日行千里,力大无穷。幼体时形态不全,仅以三根刺爪突出地面,直线行进,撕裂一切阻挡实物,每次召唤费用:十金叶!】

  【请问是否召唤?】

  立刻意念确认,金叶付出,白夜飞眼前一花,看见大地迸裂,三支近乎刀刃的利爪,破土而出,长度约莫有一米五,爪上碧蓝色的暗光,显是暗藏剧毒,跟着就直线飙出,破坏沿途所经的一切,斩断所有树藤,朝巨狼冲去。

  土蜘蛛的惊人声势,令白夜飞暗吃一惊,也把全无防备的洁芝吓得够呛,一下摔倒在地。

  “呜!”

  看着土爪势如破竹地飙向巨狼,白夜飞感到有些可笑,这原是自己用来对付那伙邪教徒的最后杀着,怎料转了一圈,竟用来攻击己方友人,命运的对人嘲讽委实是……

  伤感不足两秒,白夜飞就完全傻掉了,巨狼被三支飙斩过来的利爪激怒,大吼一声,左臂横击出去,轻易将三支爪刃扫断,跟着狼爪下击,摧枯拉朽,一击打入地面,将身躯藏在土下的幼体击杀,前后仅仅两秒不到。

  “吼~~~”

  巨狼怒啸,锋锐的狼爪上,甩去一抹蓝绿黏浆,无论是爪刃还是剧毒,都没能对牠造成半点伤害,只更增添了牠的凶性。

  最后底牌竟是不堪一击,白夜飞彻底傻眼,脑里刹时空白,全然手足无措,却忽然有一个声音,离奇在脑海响起。

  【侦测到执行官遭遇生命危险,帐面上余五金叶,可召唤选择:亡魂虫。】

  【侦测到当前危险系数过高,亡魂虫修正可能:零!】

  【最终保护协议启动,请问是否发动最后召唤?】

  脑里的声音突如其来,似是触发了某种保护机制,白夜飞此时哪还管得上这声音从何而来,除了拼命同意,什么都顾不到了。

  【最终召唤已下载,解压发动中……】

  语音忽然变得模糊,白夜飞确实感觉到,脑里好像一下多了什么,朦胧不清,但确实存在,预备发动。

  只是,这一切都来得太慢了些,哪怕脑中的讯息都是一闪而过,可巨狼的速度也是迅雷不及掩耳,白夜飞脑中的朦胧之物还待解开,巨狼已经到来,锋锐狼爪直刺过来,刹那之间,没入胸中。

  ……呃!

===== ===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