弄玉 作品

第三七章:凤凰天女参上

    

  郢都,历时千载万年的古老城市,是当前皇朝帝都之外,最重要的三座城市之一,也是南部经济的核心。

  主宰此地的,正是北亲王!

  赤炎皇朝,国姓颜龙,北亲王颜龙沧澜,作为当代天子唯一亲弟,即将年满十八,是最受天下人瞩目的风云儿。

  皇朝之中,若是寻常王爷,虽有封地,却并没有多少能对地方官员指手画脚的权力,若不能常伴天子侧,谏言得用,也不过是一富贵散人罢了。

  颜龙沧澜天资聪颖,冠绝宗室,年纪轻轻,文武全才,被先皇封在郢都,以北亲王之身,替天子掌控东南封地。因为封号为静,人们又称之为北静王,是货真价实的郢都之主。

  北亲王以静为号,性子也喜宁静,平日少与外人打交道,静王府大门常闭,但今日……却一反常态,在夜间大开。

  数十名侍卫守在门外,威武不凡,两排侍女在门内一字排开,个个身形高挑,面目出众,身上的侍女服以华贵丝绸制成,镶金戴玉,贵气十足,更胜寻常豪门嫡女,显示王府底蕴。

  除了灯火,府内照明用的法阵全开,将整座王府周遭照得犹如白日。

  北静王站在庭前,一身华服锦袍,头戴珍珠冠,腰佩白玉剑,气宇轩昂,堪为人中龙凤。

  剑眉星目,棱角分明,虽然尚未成年,颜龙沧澜不见分毫稚色,反倒像是久居高位,掌权日久,却又没有那般老成衰朽,或是圆润油滑之意,仿佛天生就该站在顶点之上,受世人敬仰。

  北静王笑着看向门外,正在等待宾客莅临,旁边随侍的老太监忍不住问道:“静王爷,对方非是官身,也非王侯,不过一介民女,这么煞有其事地迎接,是否……过了?”

  老太监满头花白,其貌不扬,看起来只是寻常老人,眼中却不时闪过精芒,一身修为不凡,乃是先帝特别派在颜龙沧澜身边,专司护卫的心腹,出身东阳徐氏,以瀚为名。

  北静王对徐瀚素来倚重,笑着解释,“如今皇兄正在推行新政,今后什么都将不一样了,那会是个……各种人才发光发热的时代,出身和血统再不能决定一切,所以……只凭她凤凰天女这个称号,就值得孤慎重相待。”

  说话间,值得王府大开正门等待的贵客终于到来,八名身着中空舞娘装扮的妙龄少女,两两并排,曼妙步入。

  八位舞娘,身着暗红短舞衣和贴身短舞裤,将光洁白嫩的小腹露出,若隐若现的马甲线、小巧浑圆的肚脐,都分外吸人眼球,外加即使裹着轻纱,依然遮掩不住的藕臂香肩、细直长腿,将曼妙身材尽数展露,身为女子的魅力被表现到极致;八张各具风情的俏脸,更把王府中千里挑一而出的女侍尽数压过。

  除此之外,每一位舞装少女,行走之间,都别有韵味,非是源自女子风情,而是源自玄妙难掩的步伐,将八人气机隐隐连成一体,她们各自手上提着的小篮,更牢牢吸引老太监徐瀚的目光。

  篮中既有金银珠玉,玛瑙、珊瑚、犀角、象牙之类珠宝财货;也放着蒲扇、金剪、玉瓶、银盒各类小巧工具,随时应主子的需求,拿出进行服侍。八位舞姬进入王府,在前庭站定,双手提篮,微微矮身虚按,朝北静王行礼,就各自站定,隐约有一股军旅的气势,令明眼人为之侧目。

  “八宝姬艳名动天下,总算亲眼一见了。”颜龙沧澜笑着点头,赞道:“果然名不虚传,孤的侍女被比下去了啊。”

  徐瀚目露锐芒,盯着舞姬手中的小篮,郑重道:“听闻八宝姬战力极强,各自擅长不同兵刃,还有一套独步天下的合击之术,不知……是真是假?”

  冷眼窥看,老太监早从八女的步伐之中窥出玄妙,生出考较之心,颜龙沧澜微微摇头,笑着打消他的念头:“徐老,别总想那么煞风景的事情。八宝姬已如此出色,却不知正主又是何等风华绝代啊?”

  谈话间,一道灿烂身影,堂堂进入王府,宛如一道金红色的魅影,转瞬穿过府门,从排开的八姬中穿过,在那一瞬间,王府诸人仿佛看到一只浑身浴火的金色凤凰,展翅翔动,降临人间。

  直到穿过八女,来人才缓步慢行,也让人看轻了她模样,满头青丝垂落,好似飞瀑而下,面上带着轻纱,只露出如烟黛眉,清眸如水。

  一双明目又大又润,好似秋水深潭,其中波光潋灩,深藏着烈焰,纵然蒙住口鼻,也能让人看见她的神情,仿佛光看着眼睛,就能脑补出她的一颦一笑,更透着骄傲,有如凤凰临世。

  面纱往下,露出一段颀长白皙的颈子,十九岁的贵气少女,身穿一袭大红旗袍,将曼妙的胴体曲线,勾勒得凹凸有致,袍面上绣着一只金色飞凰,绣工出色,仿佛随时都会破空飞起。

  凰尾垂着下摆,纤秾合度的雪白长腿,在其间若隐若现,凰身占据腰身,双翅展开,将盈盈可握的腰身环抱,凰头高展,随着少女胸前那对雄伟壮阔的峰峦,不住起伏。

  少女越过手下八姬,缓步而来,满身金红,耀眼夺目,将前襟撑得鼓鼓囊囊的双团颤动,纤腰轻扭,额外系在其上的一条腰带金绳,随之在身后摆动,形如凤尾,步履翩然,身姿曼妙,艳压全场,让八姬和王府侍女都黯淡无光,更令人想像面纱之下的真容,猜测那会是何等的明艳无双?

  无论是心性早熟,见惯美人的少年亲王,还是白发苍苍的老太监,面对这彷佛造物主亲手缔造,不似人间有,只应天上来的世间绝美,俱是眼前一亮。

  颜龙沧澜主动迎上,抢先施礼道:“凤大才女芳驾莅临,真是给了小王好大面子。”

  少女停步浅笑,声如银铃,动人心弦,“妾身一介行商会主,自来哪里有生意,就往哪里去,王爷肯给合作的机会,是凤氏的荣耀,凤婕本该倒履相迎,哪里谈得上什么芳驾?”

  颜龙沧澜忍不住多看了凤婕几眼,纵然隔着轻纱,不见真容,也令人心动不已,感叹世间竟有如此绝色。

  凤婕早就习惯了这般视线,大方相迎,眼中波光流转,微微欠身,娉娉婷婷,“听闻过几日王爷的寿诞,太乙真宗也有高人驾临,却不知是哪位高人法驾降临?”

  颜龙沧澜一下回神,笑道:“太乙真宗的高士,素来重清修,不问俗务,等闲是请不来的。但这次看在小王薄面,总算请来了刘教御做评审,到时候定能为庆典再添辉煌。”

  “刘教御?”凤婕颇为惊讶:“可是当今太乙五教御中的刘辩机?”

  “正是!”颜龙沧澜笑道:“刘教御素来喜爱音乐歌谣,堪称此道大家,若非若此,也难请动他,而这回由他来当评审,更能为大剧院的演出增色了。”

  “刘教御品味高雅,世人称道。”凤婕叹道:“可惜妾身投资的几个乐坊,估计这回都难入他的眼,后头可要亏一笔了。”

  颜龙沧澜笑了笑,“说起来,刘教御诸事繁忙,暂时还未到,但他的弟子已经先到了,很有兴趣向凤才女请教,若是有时间,小王可以从中安排你们见一见。”

  凤婕眼中波光流转,似有所思,却看不分明,“是太乙之中的宋清廉?”

  颜龙沧澜点点头,正要再问,静静守在一旁的徐瀚却忽然色变,感觉有一股莫名气氛传来,先是抬头望天,眼中闪过异芒,跟着立刻来到王爷身边,贴耳低语。

  同一时间,凤婕也像是有所察觉,眼神惊异,微微侧身,仰头望天。

  漆黑的夜空,皓月高悬,星辰漫天,郢都城内,却不乏灯火通明之处,灯光连绵,与星光映照。

  而在郢都一角的上空,一道淡淡的乌云涌来,遮住星月。

  云来云散,本是寻常,凤婕却挑了挑眉,直视苍穹之上,漫天星辰之中的一颗微弱小星,看着它闪现红光。

  凤婕眉头微皱,叹声道:“居然有人在郢都召唤魔神,邪气已经渗透过来,如果不立刻阻止,恐怕又是一场人间浩劫。”

  正跟颜龙沧澜低语的徐瀚白眉一扬,讶异这女子竟也看出了端倪。

  ……那股淡淡邪氛,极其微渺,唯有地元以上的强者才能隐约察觉,自己也不过刚刚发现,这位小小年纪就艳冠当世的凤凰天女,又是什么修为?感知速度居然不慢于自己?

  颜龙沧澜朝凤婕拱手致歉:“事情紧急,本王断不能让魔神降世,祸乱郢都,还请凤大才女宽宥,恕本王招待不周了。”

  凤婕点头道:“邪神降临,事关重大,王爷自便,不过……这类的事,妾身应该也能略尽绵薄,说不定比寻常地元更能给些帮助,王爷若不嫌弃,妾身愿与同去!”

  颜龙沧澜看了徐瀚一眼,见他点头,才答应下来,带着大批王府侍卫,直往邪氛而去。

===== ===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