弄玉 作品

第四三章:水木……清华?

    

  担忧翡翠的身体状况,白夜飞握紧她的手,满眼不安。

  陆云樵点头道:“是没错,我也发现了,按说这种事应该很伤元气,而且,力量转移,内元伤损之后,想要重修回来,不是那么容易的,甚至可能比之前修练更久。但从脉象上看,你的力量流失之后,又被某种我看不懂的东西给重新补满了,这……确实是奇怪。”

  皱眉想了想,陆云樵尽是不解与困惑,最终耸肩道:“要猜的话……木主生机,或许翡翠小姐的血脉觉醒,就是得到填补的理由……没有更多线索,只能这么猜了。”

  “是这样吗?”翡翠眼珠一转,似乎在思索什么。

  陆云樵轻咳一声,淡淡警告道:“这也是因为成就一级浮屠的力量,本来就所需不大,你血脉苏醒,才能填补恢复,如果是二级以上,就不是那么容易了,这样的亏损内元,极为伤身。这种事可一不可再,切勿当成什么方便法门。”

  听了警告,白夜飞这才查觉到翡翠的可能想法,心头又是一热,连忙叮嘱道:“可一不可再,后头千万要小心啊。”

  翡翠笑着点了点头,并不多言。

  陆云樵道:“比起这个,还有件事更重要。搭档你刚刚圆功的一瞬,有没有看见一个大圆盘,上头有五种颜色?你不会说没看见吧?”

  “有。”白夜飞点头,心头也满是好奇,“那是什么?我正想问呢。”

  “称呼随各派传承而不同,但普遍来说,大家都称呼那是真理之门。”

  白夜飞愣住,“真理之门?我没从那上头看出什么真理啊,不就是调色盘一个?”

  陆云樵道:“我们修练时俗称的开门,就是每次提升境界,就会看到真理之门,并开启一部分,这是赤炎天州所有修练者必经的环节……你初次经历,还是奠基,尤其重要,你选了什么?”

  白夜飞忐忑道:“我选了蓝色,没什么问题吧?”

  陆云樵松了一口气,“蓝色是水,你这次开的是水门。以五行五气而言,是威力最弱的一个。普通人追求实战威力,通常首先打开的,都是金门或者火门,这两门杀伐最强,也是最主流的奠基元素,大概七成以上的修练系统,都是以此为选。”

  “啊?”白夜飞愕然道:“那不就糟糕了?我一上来就选了最弱的?奠基很重要的吧?选错了不会衰足一世吧?”

  “你没选错,相反的,这才是你的最佳选择。”陆云樵道:“你从没修练过,经脉未经淬炼,仓促之间接受过强能量,不死也残,如果你不是选了水,而是首选金或火,现在很可能已经没命了……刚刚情况紧张,我没想到你能进展这么快,没来得及交代,险些就出了事,还好你福缘深厚,自己选对了。”

  白夜飞拍了拍自己胸膛,也觉得自己真是运气不错,这样都能蒙对。

  “那个……”

  翡翠有些惊怯地举起了手,“我刚刚……也看到了那个圆盘,也……开了门,我选的是青色。”

  “开什么玩笑?”陆云樵明显被吓到了,一脸的“你莫逗我,我是老实人”表情,白夜飞也讶异脱口,“不是吧?刚刚我都看见的啊,你什么时候开门的?怎么我一点也没感觉的?”

  “就是你最后那……”翡翠欲答,却忽然满脸通红,说不出口来,只轻声道:“最后那一吻的时候。”

  白夜飞心领神会,二话不说,直接竖起了大拇指,翡翠笑着把他的手给推开,简单的动作里,已经有了情侣的韵味。

  陆云樵见这两人的样子,着实无言,恨不得快点离开,只好道:“看来,类人血脉苏醒的效果,比预期厉害得多……这样也好,后头你们两个可以配合修练。水能生木,搭档你的力量,对翡翠小姐大有补益,能助她滋补失去的元气,而木气主生机,对五行中任一行都有好处,你们联合修练,相辅相成,好处多多。”

  白夜飞转过头,与翡翠对视,眼中情感涌动,无声之中,双手再次紧握。

  陆云樵忍不住翻起白眼,干脆转过身,不吃这口狗粮。

  这时,屋外突然传来紧促的脚步声,还带着焦急的声音,“不好了!阿白,老陆,翡翠小姐,不好了!”

  白夜飞本能想要握紧,却被翡翠一下松开,正自错愕不解,洁芝已冲到屋前,甚至顾不上敲门,就猛地把门推开,急匆匆闯了进来。

  “不好了,出大事了!”

  洁芝神色紧张,额头带汗,推开门先喘了一口气,见白夜飞平安无事,这才拍了拍傲挺的胸口,一阵波涛摇晃,美景诱人,偏偏她自己浑然不觉,只是欢喜喊道:“阿白没事就好,我担心死了……啊,团里出大事了。”

  白夜飞问道:“究竟是怎么了?”

  洁芝道:“来了踢馆的!乐坊麻烦大了!团长喊所有人全都过去。”

  “踢馆?”白夜飞一怔,“我记得我们是乐坊,不是武馆吧?这也会有人来踢馆的?”

  “技艺切磋,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,不过……”翡翠摇了摇头,却也觉得古怪,向洁芝问道:“究竟是什么状况?”

  洁芝连连摇头,同样搞不清楚,“我也是听他们说的,不知到底是怎么回事。好像……是来了一个大豪客,还是拥有好几支乐团的大老板,所以团长很紧张,喊大家都出去。这样说……是不太像哎?”

  “大豪客?”翡翠面色一阵阴晴不定,沉吟道:“那可能是来谈收购的。”

  “收购?”洁芝反被这一句给吓到,“我们乐坊要出售的吗?这件事我根本没听说啊。”

  陆云樵用力摇头,“我也没听过。”

  翡翠道:“乐坊这几年的财务状况一直不好,虽然团长掩饰得好,可压力着实不小,这回想要借北亲王生辰献艺而扬名的计划,也推进不动,董团长早生倦意,觉得一个人做乐坊太难了。我听说……她可能会卖出乐坊,解散女团。”

  “什么……解散女团?”

  白夜飞双目圆瞪,这一惊非同小可,乐坊的存在与否,直接关系到自己身上的任务进行,如果女团解散掉,自己的任务该怎么做数?万一判定为失败,搞不好连回去找虚申诉的机会都没有,直接就被送到地狱去了!

  陆云樵和洁芝的反应也没淡定到哪去,洁芝一脸的不敢相信,陆云樵也一副晴天霹雳的表情,“我才来就倒闭?又?”

  “我也只是猜测。”翡翠道:“之前听玛瑙和珊瑚两姐妹提到过,觉得可能性比较大,倒也未必对。若按我的想法,希望女团是董团长的心血,她虽然有些疲惫,但应该是舍不得卖掉的。”

  “怎么这样……”陆云樵又是惊讶,又是无奈,叹气道:“我才来不久呢,怎么好好的乐坊就要垮了?”

  “你本来就要走,你说个啥。”白夜飞叹气,“这话该我说的,这年头怎么这么难阿?”

  洁芝突然道:“唔,虽然我不知道详细情况,究竟是被人踢馆?还是要卖乐坊或者其他?但这次对阿白你来说,是个机会呢!”

  “机会?这有我什么事?”白夜飞不解。

  洁芝摇手道:“不是这样啦。团长召集大家,说是要提前举行对大家的才艺考核,所以才有人说是被踢馆了,这可是个好机会啊!”

  说着,洁芝看向白夜飞的眼神,整个亮起了光,“阿白,这回你可以当着全团人的面,发表你写的那些曲子。有那么多人在场,一定有人能看出你的才华,肯定你的曲子!”

  白夜飞啼笑皆非,“别闹了,之前都失败几次了,真的会有吗?”

  洁芝重重点头,“肯定有啊!黄三爷就是最好的佐证,我相信肯定还会有像他那样的知音人。”

  “像他那样?”白夜飞顿成泄了气的皮球,“那还是算了吧,敬谢不敏。”

  翡翠生出兴趣,接口道:“阿白你还会作曲?这事怎么我不知道?谱子能给我看看吗?”

  话说到最后,翡翠夹杂着柔媚和娇声,白夜飞听得心头一颤,摆了摆手,“无所谓,那些已经不重要了。”

  洁芝大惑不解,“为什么?”

  想起之前连连碰壁的遭遇,白夜飞哑然失笑,“本来是想试着写写,讨口饭吃,毕竟在乐坊混生活嘛。但现在我已经有了超凡力量,开了那个什么门,还练了易筋经,前途一片光明,当然不用靠这些小技巧来出人头地了啊!”

  这番话,白夜飞说得很是舒爽,大有如释重负的感觉,毕竟自己降世以来,处心积虑就是想接触超凡力量,也认定力量是一切的根本,若没有力量,什么才能都是虚的,现在总算登堂入室,大好人生正要开始,一扫前两个月的阴霾,后头就该加紧修练,步入正轨,哪还有时间稿什么音乐?

  然而,对于自己的这个表态,对面三人却张口结舌,满满的惊讶表情,好像在看傻瓜丑角一样。

  事情好像有哪里不对……

===== ===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