弄玉 作品

第四五章:一鸣惊人

    

  依然想不起自己究竟在哪见过这位大人物,白夜飞却听出陆云樵话里的重点,“帝国高阶军火的主要供应商?军火贩子啊?还是首屈一指的巧匠?女版的东尼?史塔克啊?我靠,这么牛逼的女人,想追她的肯定很多吧?”

  “……谁是东尼?屎大颗?”陆云樵点头,道:“不过,凤才女的追求者确实很多……和每年被凤氏护卫团杀掉、阉掉的一样多。刚刚替她开路的八宝姬,就不知负责干掉多少了!”

  白夜飞一呆,想不到这位大胸妹子,还真是大凶之人,想摘玫瑰都怕被刺得满手血,不过想想也是当然,这么有钱有长相、有身材的富婆,如果没有足够的手段与狠辣,怕早就被玩成烂果子,哪能成什么圣女?

  不管怎么说,凤婕的到来,确实引起这边的骚动,随着她进入议事厅,外头排成长列的队伍一下崩散,所有人都往议事厅门口挤,想看看里头什么情况。

  议事厅中,凤婕落座客位,八宝姬在身后列队,更快手快脚,从各自提着的宝篮中,取出各色点心和茶饮摆上,此来彼去,行动之间,半点声息也没有。

  陆云樵神色一黯,低声道:“这八名侍女,是凤氏着名的八宝姬,每个都是人元,听说最差的也是五元以上。”

  白夜飞本来正在欣赏美人,闻言一下给吓得不轻,“五元以上?比你还强?比金大执事还强?这……这也……”

  “让你知道天高地厚而已。”陆云樵苦笑道:“你现在相信,死练武的没前途了吧。”

  白夜飞摇头不语,而在议事厅中,八宝姬无视地主颜面,径自摆好了茶点后,就退到自家主人身后。

  凤婕不饮不食,依旧带着面纱,浅笑出声:“妾身的来意,董团长当是知晓了。今上喜好新奇事物,故而王爷委托妾身,到各乐坊重新审查参与庆典的资格,以免有遗珠之憾。”

  董珍珠坐在对面,早就对凤婕的做派不满,听到这里,一下挑眉,自傲道:“希望女团的技艺,绝对算是当世一流,通过审核毫无问题。”

  脱离“野火之女”,董珍珠自组希望女团已经六年,虽然始终徘徊在二流,甚至有些支持艰难,但终究自立门户,有着百来名雇员,自然也养出了不一样的气度。

  眉眼盈盈如画,肌肤白皙泛光,头戴华贵的珠冠,两颗硕大的猫眼石从上垂落,细细的金链环过细颈,其上指头大小的红宝石,一直坠到胸口,只差一线就要落入高耸之间的沟壑中。

  董珍珠穿着一件紫色长裙,缀满金玉,一身珠光宝气,雍容华贵,将二十五岁女子初显成熟的风情完全展现。

  然而凤婕只是坐在那里,无需金玉珠宝装饰,就自有一股雍容华美,让所有人黯淡失色,是真正久居上位者的姿态,完全就不是她所能比拟的。

  “如果真是当世一流,那一早就该进入表演名单,怎么会成为遗珠?”

  凤婕笑道:“况且,光是看近两月的销售数据,希望乐坊的名次,尚不及妾身旗下的东方、云起两团,更被阴阳少年团远远甩开,难得董团长还这么有信心,真是令妾身都羡慕你的乐观精神呢。”

  董珍珠顿时语塞,希望乐坊近期的财务情况,是她心头重忧,被凤婕一语道破,哪里还有底气?再想起自己的压力,过半都是这位只能仰望的商业钜子一手造成,心下更是憋屈到极点。

  坐在旁边的玛瑙、珊瑚两姐妹,正是年轻气盛,又常年被粉丝捧着,早看这位凤大才女的架势不顺眼,当即就起来抗议。

  “乱说,我们人气很高,很多支持者的!”

  “没能得到资格,那是审查的人没眼光,根本不知道什么才是好的音乐!”

  玛瑙、珊瑚两女,十九岁的年纪,一母同胞,样子近乎一样,都是身形娇小,长相可爱,连性格也相差无几,都是那种藏不住话,性情直接,作风强悍的小辣椒。

  两人都穿着女团的标准制服,纯白背心被十八岁少女的酥胸撑得鼓鼓胀胀,白皙小腹不见一丝赘肉,短裙之下,大白腿又长又直,尽显青春活力,配上秀眉微蹙的俏脸,对男子的杀伤力不知道有多强?

  只可惜,对面坐着的并不是男子,凤婕轻笑回应,“这么说,静王府的审查官,都是有眼无珠之辈?”

  玛瑙与珊瑚哪懂这句话的厉害,怒眉一扬,就要打蛇随棍上,董珍珠却面色大变,转头斥责道:“住嘴!都给我坐下!有你们说话的份吗?”

  玛瑙与珊瑚委屈坐下,不敢作声,董珍珠强忍怒气,朝凤婕歉然一笑。

  凤婕不再开口,坐在董珍珠另一边的碧玉却道:“我们只是有事耽搁,到得晚,来不及争取,如果我们能早半个月得到消息,及时申请,肯定能有一席之地的!”

  女团六人中,碧玉年纪最小,不过二八年华,却显得比玛瑙和珊瑚成熟一些,面容精致,一双翠绿的大眼,好似碧玉,与其他部位组合起来却有些偏中性,素来爱留短发,穿着衬衫和长裤,做男装打扮。

  凤婕看着碧玉犹带着稚气的面庞,微微点头,笑道:“或许吧……但过去不可追,现在想要通过审查,需要的不只是一流技艺,今上与王爷都喜好新奇,所以……需要你们拿出一些足够脑洞、足够新鲜的本事,才能通关。”

  “新奇?什么嘛!”刚被斥退的玛瑙,忍不住道:“大家每天都在辛苦练习,花费数个甚至十数个小时,为的是提升功底!看什么新奇?我们又不是天桥底下拉把式的!”

  珊瑚也跟着帮腔,“就是!表演看的该是功底,不是新奇!要看脑洞,难道我们要表演用鼻孔吃面给人看吗?王爷难道喜欢这种东西?”

  不因被顶撞而恼火,凤婕浅笑道:“如果你们的歌舞最后没受到肯定,相信这也不失为一个选择。说不定,你们真有幸在天子驾前,表演鼻孔吃面,甚至名留青史呢!”

  “你!”两姐妹勃然大怒,再次站起身来,甚至伸手指向凤婕。

  凤婕全不在意,好整以暇,似乎很期待两姊妹过来撒波,董珍珠被吓得不轻,知道此事可大可小,一个不小心,就是冲撞北静王使者的罪名,连忙转头瞪眼,让珊瑚、玛瑙两姊妹停下。

  眼见气氛不对,一直维持沉默,静静坐在一角的翡翠,终于坐不住,淡淡开腔:“我觉得……音乐人还是该用歌舞说话,而不是比辩才!要说大家的技艺如何,水准够与不够,还是先现场检验一下吧,我相信大家的功底,是能让凤大才女肯定的。”

  打进入议事厅以来,凤婕的态度,虽非趾高气昂,却压人透不过气,是一种含笑杀人的高雅强势,似乎这里就没谁值得她正眼相看,连董珍珠都不够分量。

  然而,翡翠一开口,凤婕的目光转过来,面上神情立刻有了变化,多了一分之前所没有的尊重,颔首道:“陈大家的琴,的确已经到了层次,配得上这个称号,当初音动大梁城的琴艺,妾身错过,一直很是遗憾,看来……今日能一饱耳福了。”

  没让翡翠拒绝,凤婕直接转头看向董珍珠,“董团长是此地主人,如何献艺,还是由你安排吧。”

  董珍珠略作沉吟,朝年纪最小的碧玉使了一个眼色。

  “我来吧。”

  碧玉当仁不让,站起身来,俐落的短发扬起,俊美有若男子,她足尖点地,微微敲打,似乎在找感觉,两秒之后,也不用伴奏,就直接张口清唱。

  调子轻快、悠扬,是民间常见的乡村小曲,唱得在水准之上,没有音乐衬托,更显清亮,是一名专业歌手该有的唱功,不过,听在白夜飞耳中,觉得这终究普通了些,要通过考核,未免欠分量了。

  ……有点可惜了,这个假小子的形象有潜力,唱功不够,美颜来凑,如果直接包装成中性歌手假鲜肉出道,说不定能海捞一票女粉丝……唉,也不知这里搞不搞那一套的?

  白夜飞刚冒出这念头,碧玉的声音陡然拔高,更一路攀升,达到一个极高的境地,展现出不可思议的宽广音域,更游刃有余地保持着,在高亢动人的基础上,还不时陡然拔升,又或者突然猛降,然后再次攀升。

  ……海豚音?这里也有?

  白夜飞吃了一惊,睁开眼来,看见十六岁的短发姑娘,双臂环抱胸前,唱出的声音清亮澄澈,具有无比的穿透力,直入脑中。

  如此音质,等同白夜飞上辈子听过的那些女高音,而自己来到这世界后,迄今还没听过这样的唱腔,或许……这还真是新奇事物?

  “想不到……”门口众人听得如痴如醉,白夜飞讶道:“居然能在这里,听到这种海豚音。”

  陆云樵也颇为疑惑,“碧玉小姐平日主要的表演风格,就是男装中性,展示独特魅力,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手高音歌喉,之前都没听她这样唱过。”

  “也不奇怪。”白夜飞耸肩,“平日唱歌都是乐团合唱,她又不是主唱,哪有机会让你听到这么高的音?”

  陆云樵道:“这应该是她特别苦练出来的新本事,应该能过关了吧?”

  白夜飞沉默片刻,还是摇头,“我觉得难说。”

===== ===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