弄玉 作品

第四十七章:祭祀钟筑

    

  “看这样子,是真的有人?谁居然能赢得翡翠小姐的芳心?”

  “没听说最近有人追求翡翠小姐啊?”

  “是郢都的哪位大才子?还是哪位大商家?”

  “究竟是谁?”

  整个乐坊的所有人,无不被这个话题吸引,开始议论纷纷,进行各式各样的猜测,而在这样的声浪中,陆云樵面无表情,却偷偷用手肘顶了白夜飞一记。

  ……你这淫贼!

  白夜飞嘴角微扬,也不说话,默默看着翡翠,着实没想到她会这样表态,这样对她一点好处也没有,实在是……

  “这琴弹得真好……”

  凤婕轻轻摇头,遗憾道:“只可惜,王爷这回委托妾身考察的关键,是新奇与脑洞,陈大家的琴艺固好,却没有太多新意!如你这般的意境,到达的人确实少,可终究不是没有。”

  未能过关,翡翠浅笑依旧,风轻云淡,一点都没有被打击到的样子,淡淡道:“琴艺关乎人生感悟,还有技艺的习练,这一曲,是我新近所得的领悟,尽力传达出来……若比脑洞新奇,我确实比不上年轻人,不懂什么创新的。”

  “那也未必……”

  凤婕眼中波光流转,笑吟吟道:“如果只是考校歌舞专业,以陈大家这手好琴,若说没有资格参加庆典,世人都要说我们有耳如聋了。”

  一句话带来的转机,现场刹时无声,从董珍珠开始,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凤婕身上。

  打自降临乐坊以来,这位凤大才女的态度,表面温和,实则绝对的强势,没给人半分面子,摆着一个也不会给过的架势,众人基本已不抱指望,却谁都想不到,会因为翡翠的一曲而绝处逢生,出现了曙光。

  凤婕笑道:“凭陈大家的琴艺,值得妾身亲自送一张请帖上门,但……除非希望女团人人都弹得出这样的琴,不然,于理就只能由陈大家一人出席,不能全团同去,否则……你弹奏时,其他人又要做什么呢?”

  此言一出,所有人脸色又一次大变,如果只有翡翠一个人上去抚琴,这对希望女团可没多少帮助,一个处理不好,还会失去一员,这非但不是尊重,完全就是要挑拨翡翠与女团全体的关系。

  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,董珍珠惊怒交加,霍然起身,喝问道:“凤老板,你这是什么意思?不是说好只要有技艺,就可以通过审核?”

  凤婕身子后倾,靠着椅背上,意态慵懒,浅笑回应,“妾身受到的委托就是这般,这也是静王府的意思。董团长若觉有什么不善,大可以自己去面见王爷,看一看是不是这样说的?”

  身为一名外来客,凤婕全然没给身为主人的董珍珠留余地,轻声细语间,句句都是逼人,这么一句撂下后,顿了顿,又直起身子,微微仰头,笑道:“抱歉,妾身忽略了一个关键……如果董团长认为自己见得到王爷的话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气到脸色发黑,董珍珠只吐出一个字,就再也说不下去,满腔怒火无处发泄,无奈之感涌来,最终泄气,整个人颓然坐倒。

  董珍珠的情况,落在现场所有人眼里,谁也知道不妙,一场大祸临头。

  “这下完蛋了……”

  “团长……”

  厅外众人窃窃私语,有老乐工摇头道:“从来没看到团长这么泄气过,这次庆典看来是无望了。”

  旁边一名帐房叹道:“那就麻烦大了。乐坊近一年的财务状况都不好,团长又投入了不少在寿诞庆典上,全指望靠这打响名头。这一关如果还过不去,后头不知会是什么结果?”

  “说不定真会解散了……我看那个凤老板就是存心为难,她手下那几个乐坊,都是我们的冤家对头,说不定,真是想把我们搞到破产,后头压价收购。”

  众人愈发失落,甚至有人已经开始考虑后路,白夜飞和陆云樵面面相觑,想不到情况已经糟糕到这种地步。

  ……完蛋,这下真的要任务失败了!

  白夜飞心中忐忑,问陆云樵道:“翡翠都失手了,接下来会怎么样啊?团里还有谁可用?团长亲自下场吗?我看她状态,恐怕不太行阿。”

  陆云樵摇头道:“团长近几年都把心思用在乐坊的经营上,长袖善舞搞交际没问题,实际的表演功底……恐怕已经衰退很多了,就算她状态好,恐怕……也好得有限。”

  “那不是靠不住了?”白夜飞扶额道:“那个大胸妹明显不吃她的交际啊!团里还有谁……对喔,不是还有个琥珀?怎么没看到?”

  “不知道,打刚刚开始就没看到琥珀小姐,况且,她只是擅长跳舞,又不会开什么脑洞,没戏的……”

  陆云樵张望一圈,视线停留在白夜飞身上,“要不,还是搭档你上吧!或许这就是老天爷给你的机会,你那些的曲子没人听过,怪腔怪调的,说不定……王府那些人就爱听你的脑洞?横竖已经没办法了,团长应该也会同意给你机会。”

  前路已绝,没办法也得创造办法,死马都必须当作活马医,白夜飞怦然心动,手按住怀中的曲谱,跃跃欲试,“不然……我就去试试看?”

  陆云樵大力点头,白夜飞精神一振,猛一握拳,就要往厅中走去,那边却忽然传出一个声音。

  “不如……让我来试试。”

  声音划破了现场的混乱,一个曼妙身影缓缓步出,却是之前未曾出现的女团最后一人,琥珀。

  二十二岁的琥珀,从来都是希望女团中最性感的一个,此刻换上了一身异域风情的舞服,格外吸引眼球。

  身材高佻,五官精致,鼻梁挺直,皮肤白皙,妩媚的大眼睛里仿佛盛着一潭秋水,小巧耳上挂着价值不菲的绿宝石,额心点着红痣,与珠玉镶成的额饰极为相衬。

  一头大波浪长发,用垂直腰际的轻纱裹着,上头绣满的金线,随着步履摇曳闪着光芒。

  丰腴的胴体,用橙色的纱丽裹住,从腰下缠起,将丰满圆硕的臀部凸显其中,仿佛熟透的果实,不住颤动,再裹住修长而充满肉感的长腿,向上绕到高耸的前胸,却露出一截雪白的腰肢,

  琥珀领着几名乐师款款而来,雪白的藕臂和赤露纤足上,都缀着珠玉和细小的银铃,不时发出脆响,一下将人们的注意力全引过去。

  挥挥手,让乐师在四周坐定,琥珀站在场地中间,双手在身前合十,高耸的丰胸盛气凌人,微微欠身,向凤婕见礼,“凤老板,世事无绝对,且看看我的歌舞又如何?”

  凤婕扫了琥珀一眼,没有表露出太多的尊重,淡然道:“希望女团六人之中,阁下从不以创作和才气见长,说得明白一点,妾身今日原本只为了陈大家而来,你确定还要多此一举?”

  琥珀笑道:“这曲子我准备了多日,本来是想要在王爷的寿辰庆典上拿出来,现在倒是个很好的机会,就请凤老板先行品鉴了。”

  “……也罢。”凤婕不再做声,笑着点了点头。

  见凤婕接受了要求,琥珀毫无惧色,举手拍了拍,与她配合的乐师已经就位,即刻开始演奏,敲钟击筑。

  钟鸣悠扬,筑音厚重,不紧不慢,不疾不徐,交织在一起,绕梁不绝,宏大至极。

  乐坊的议事厅,刹时好像变成神庙圣殿,庄严肃穆的气氛笼罩,正是当前时代最为流行的祭祀之曲。

  琥珀双臂缓缓扬起,随着乐声,舞动起来,动作缓慢绵长,神色虔诚专一,仿佛化身侍奉神灵的祭祀,又好似神女下凡,充满了神圣庄严之感,与先前珊瑚与玛瑙展现女性魅力的惹火舞蹈,截然不同,却同样让人挪不开眼,看在白夜飞眼中,更有不少感触。

  ……其实也都差不多,一个是明艳,一个是暗媚。

  白夜飞对这类祭祀音乐全无兴趣,更不觉得美人跳个舞就有多神圣,看了两眼,转看凤婕,果然见她又挂起了那副招牌性的礼貌微笑,暗自叹息。

  ……笑得这么敷衍,压根是用来掩藏不屑的,看来……等下只有拿这些曲子,硬着头皮上去试试了。

  这般想着,白夜飞又将视线投回表演者那边去。

  琥珀的这套神女装扮,虽然不是太过暴露,但也将火辣的丰满身材展露出来,对正常的男人来说,多看几眼总是不亏。

  这曲舞蹈,完全是神殿祭祀的风格,琥珀的一颦一笑,每个动作,庄严而隆重,让人没法对这具性感胴体生出亵渎之心,这都是她长年苦练的舞蹈功底。

  白夜飞肯定琥珀的本事,却忽然想起一事。

  ……说起来,也不知道张扬究竟拿到了琥珀什么把柄?有否占到便宜?

  摸着下巴,白夜飞想起得自张扬的那枚天使之卵,那里面很可能就藏着琥珀的把柄,也可能关系到自己的新任务。只是,昨晚不知有没有沾够血?当时场面乱作一团,自己根本忘记了找机会开启,现在还不知要怎么办?

  ……等乐坊的事告一段落,要找机会进行,不然,三个月之后被支线任务抹杀,我就完蛋了!

===== ===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