弄玉 作品

第四八章:超越时空的知音

    

  在当初燕儿找上门来委托之前,白夜飞对琥珀的印象不算差,但也谈不上好,却不可讳言……印象很深。

  女团六名成员,各有不同的来历。

  团长董珍珠是从其他团队退出,自立门户;翡翠是教坊出身的琴师,由团长买断她的契约,挖角过来;珊瑚、玛瑙据说是团长的亲戚晚辈,她亲自带出道,想要有一番成就;碧玉似乎是练习生出身,早年服侍董珍珠,后来被扶植出道。

  从这结构来看,董珍珠能稳坐团长位置,不是没有道理,所有团员若非与她有契约关系,就是她的晚辈或亲近,怎么也不用怕团员闹翻天。

  相较之下,琥珀是身上约束最少的一个。她的出身……听说是南方某处巫庙培养的备选女祭,长年练习各种祭祀歌舞,不过因为没通过考核,被撵出后成为流浪艺人,有了点名气后,被董珍珠招揽入团。

  琥珀擅长祭祀类歌舞,是全团里舞蹈功底最深厚的一个,珊瑚、玛瑙两姊妹的舞,甚至是她一手调教出的,而她长年练舞,身材丰满惹火,平时的演艺风格又特别卖弄性感,与之往来的富商、名流大有人在,甚至可以说是女团中最抢眼的一位,白夜飞因此印象深刻。

  燕儿找上门的时,白夜飞心中确实闪过狂想,说不定……能因此有一亲芳泽的机会。

  不过,横竖也不是对女人毫无抵抗力的毛头小子,有机会固然好,没机会也没啥,天下女人多得是,啥都犯不着耽误正事,后来虽然给过河拆桥,白夜飞没太当回事,毕竟人家还是把尾款给结掉,很够意思了。

  眼前,就事论事,琥珀的舞跳得很好,把握到这种祭祀舞蹈该讲究的平和中正,连带人都圣洁起来,是她近期少见的用心表演,但要说新奇……那从来也就不是琥珀的强项,白夜飞不觉得会忽然有希望。

  ……要不,后头边跳边脱,或许这世界还没流行过脱衣舞也未可知?

  白夜飞脑中冒出荒唐念头,演奏中的乐曲半道转调。

  钟鼎之声渐歇,弦声响起,古筝、琵琶、琴声接连加入,辅以洞箫,长笛,节奏不断加快,曲风从凝重、神圣忽转轻柔,从祭祀之声,变成悠扬之乐。

  琥珀的舞蹈也随之一变,动作依旧缓慢,却与曲风相合,脸上的神情由圣洁、虔诚,变成真挚而感伤,她缓步向前,伴随着音乐,扭腰、抚胸,姿态媚惑,全场人眼前一亮,唯有白夜飞呆立当场,如遭五雷轰顶。

  “……桂花残,满天伤,你的哭泣动心房……”

  琥珀原定站定,不再跳舞,而是唱起了歌,似曾相识的歌词和曲调,白夜飞听得面色发黑,嘴角抽动,熟到不能再熟。

  “……云边好情郎,深情款款在脸上,想与他成双……”

  “……红叶香,红叶伤,红叶掌上已泛黄……”

  一唱一环身,琥珀手中洒出一大片花瓣,整个人在歌声和花瓣的衬托下,就好像神女入世,将希望挥洒人间。

  “好、好美阿!”陆云樵看得入迷,惊愕出声,

  全场除了歌舞声,其余一片寂静,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过来,目瞪口呆,厅外的人疯狂往门口、窗边挤去,想尽可能地靠近一点,去聆听这从未接触过的奇妙音律,感受它的冲击,并……为之沉醉。

  静坐椅上的凤婕,动作一下顿住,始终含着浅笑的双眸,首次出现了惊愕,失了冷静,连呼吸都陡然急促,吹动面纱颤动。

  对面的董珍珠,霍然起身,一下看向凤婕,一下又看向琥珀,神色激动,又惊又喜,看到了希望曙光。

  全场唯有一个白夜飞,感受到的情绪全然不同。

  虽然经过明显的改编,改了调,但琥珀这首变奏曲,后头至少一半以上的内容,就是源自自己拿出来的那首“菊花台”。

  【我家小姐听过了,说这些曲子不成,作曲的人没天分,别浪费时间了。】

  【没天分就是没天分,杂役就干好杂役的事就行了!】

  燕儿用厌恶之色,趾高气昂,鄙夷说话的样子,浮现在白夜飞脑中,当时没当回事的,现在……恍然大悟了。

  难怪会忽然过河拆桥,撇清关系,当中恐怕不只是因为张扬身亡,还因为燕儿拿回去的那些曲子。

  琥珀确实有才华,听出了那些异界歌谣的价值,感受到它们的魅力,并且立刻决定私吞,据为己有,将之用作成名晋身的垫脚石,所以才让侍女说出那般话,私下将之改编,然后在最好的场合抛出来,一鸣惊人。

  这完全……就是赤裸裸的抄袭!是最无耻的盗版!

  白夜飞很想这么大喊,最终却只能无奈耸肩,甚至连怒火都生不出来,因为说到底,自己能当无耻的文抄公,没理由别人就不成,歌又不是自己所创,现在……也不过就是被黑吃黑了而已。

  不爽有几分,愤怒却还算不上,更多的……大概是尴尬的感觉?

  而且,听这些窜改过的歌词,看琥珀的艳姿,白夜飞着实感到佩服,人家那不是偷,是凭实力强行抢走。

  相比自己直接拿出来的原版,琥珀有专业音乐人的能力,将菊花台的曲调改编,很好地融入这个时代的风格,虽然说不上去芜存菁,却让本地人毫无芥蒂地接受,一听就陶醉其中,甚至……还有几分庆典祭祀的庄重味道,这确实是琥珀的本事!

  若不然,估计她也会和自己一样,到处吃闭门羹……

  不管谁抄谁盗,当前大家都是一条船上,如果希望女团被淘汰,对自己也没有好处,琥珀若能过审,自己就解了燃眉之急。看凤婕的眼神,这趟应该是稳了,自己其实该高兴的……

  白夜飞举手,想要鼓掌,但手虽然举起,到底还是拍不下去……

  “搭档,你表情怎么怪怪的?”陆云樵注意到白夜飞的异状,奇道:“我看凤才女也很欣赏的样子,这回应该妥了,你怎么不高兴?”

  “呃……”白夜飞想了想,忍不住压低声音,“搭档,你有没有感觉这首歌……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?”

  之前试曲的时候,陆云樵曾经听过这首菊花台,还评说怪腔怪调,不怎么好听,白夜飞想知道,他有否感觉出异常来?

  “没有啊!哪里不太对?有些地方好像在哪听过,但真是很好听啊。”

  陆云樵摇头,“配上舞和动作就更棒了。对你有点抱歉啊,刚刚我还觉得,翡翠的琴已经够好了,但两相对比,感觉整个都被她压下去了。”

  白夜飞皮笑肉不笑,“哪怕这些歌不是她自己做出,是抄袭来的,你也这么说?”

  “啊?”陆云樵一惊,立刻压低了声音,“不会吧?琥珀小姐也算是知名人物,怎么会这么做?那么好的作品,她抄了,不怕别人找上来?”

  白夜飞耸耸肩,“你说不会就不会吧。”

  见白夜飞反应不太对劲,陆云樵也没多想,更没认出这就是之前他哼过的曲子,随口安慰道:“你放心,天理昭彰!这世界,假的真不了,如果她真有那么下作,拿别人作品当自己的,想要谋什么好处,那就算一时不被发现,最后也绝不会有好下场的!你等着,有这种人遭报应的一天!”

  这番话,陆云樵并未深思,只是说出来安抚自家搭档的情绪,却不曾想,话说完,白夜飞没有被安慰到的样子,反而呆立当场,表情更是诡异。

  陆云樵奇道:“你怎么了?表情好怪!”

  白夜飞默然不语,满眼哀戚,伸手拍了拍陆云樵的肩膀,才从齿缝中艰难冒出一句,“扎心了……老铁。”

  陆云樵犹搞不清状况,另一边,歌舞已告完结,一曲终了,琥珀朝四方作揖,而回应她的则是如雷掌声,和所有人疯狂称赞叫好。

  自家人的认可,在这时间点上不代表什么,众人的目光,重新又落往评审者身上。

  凤婕身后的八宝姬,明显被这一曲触动,一个个眉飞色舞,看向琥珀的眼神充满好感,只是因为团队纪律严厉,这才牢牢站定,没有任何表示。

  身为她们的主人,凤婕直至此时才从震惊中恢复,倒吸一口凉气,露出自嘲的眼神,摇头感叹,“这回真是门缝里看人,看走了眼。不过……人生处处有惊奇,妾身确实没想到,真正的瑰宝,居然就在此地。”

  话中流露的语意,令乐坊众人又惊又喜,就看凤婕起了身,一反之前的倨傲姿态,缓步走向琥珀,微微欠身,表现了和之前看待翡翠相同的尊重。

  “我必须向琥珀小姐道歉,因为你,我听到了仿佛超越这个时代的美好乐章,那好像万军阵前,无数黄金甲士执戈的气派,实在太了不起!只凭这一曲,希望女团就够资格在庆典之上登台了。王爷如果听了,想必会很喜欢的。”

  白夜飞在厅外看着这一幕,啼笑皆非,却也不得不赞叹,这位也真是人才,菊花台被改成这样,她居然还能听得出原意,只凭这份超越时空的知音本事,就该自己给她一个中指……不,大拇指。

===== ===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