弄玉 作品

第五一章:版权之争

    

  白夜飞微笑道:“我真是很佩服啊,瞎话能说得如此坦然,真相信曲子是你自己做的一样,琥珀小姐应该是全团里的演技第一。”

  口舌之争,没有太多的意义,琥珀无视白夜飞,也不再对答,直接望向董珍珠,“团长,这场闹剧该终止了,您是不是该给大家一个交代了?您信哪个?信我还是他?”

  全场目光看向董珍珠,等待着最终的结论。

  董珍珠没有立刻张口,而是看向凤婕,想知道她的想法,却见凤婕笑吟吟地回看,并不表态,让人看不透她实际的想法。

  琥珀面色微变,万万想不到,刚才对自己新曲极尽欣赏的凤婕,在这节骨眼上,居然还不愿百分百支持自己!

  从凤婕身上得不到答案,董珍珠瞥了一眼琥珀,再看向白夜飞,眼中闪现煞气。

  不等董珍珠开口,白夜飞摇了摇手,抢先道:“团长您可以先不急着说话,我还有第二句要说。”

  董珍珠冷冷瞪着白夜飞,等待这个把局面搅黄的小子,有什么第二句话能说,在这样的情势下,她确实也没法不让这小子把话说完。

  白夜飞看着琥珀,笑道:“看来,事实真相究竟如何,一时是说不清了。不过,没关系,音乐人终究得靠实力见真章。你有胆子,五天后大家比一场,谁真谁假,到时候全团票决,看看是谁露马脚!”

  全场再一次安静无声,落针可闻,任谁都没想到,白夜飞会提出这种形同自杀的方案,洁芝、翡翠脸色立变,完全不能理解他的想法。

  从现实层面看,白夜飞的作曲天份虽有独到之处,却仍与琥珀有着差距,真比起实力,白夜飞未必能稳赢琥珀。即便赢了,比试若是全团票决,那琥珀仍有着百分百的赢面,乐坊成员的态度已经很明显,今日都有大堆人睁眼说瞎话,后头又怎能只望他们“反正”?

  若是请来第三方公证人,或许还有点希望,现在这样的安排,等于把胜利机会完全拱手让出,任人宰割了。

  此时,没人相信白夜飞能在五天之后胜出,都开始转而思考收拾善后,老成之人纷纷摇头,暗忖最重要的庆典资格,现在已经被搅得一塌糊涂,还要再等五天,不知还会怎么节外生枝?

  年轻一辈,部分露出期待之色,觉得世界就该这样,有什么纠纷,拿实力来说话,对白夜飞多了些好感。

  白夜飞神色淡定,一派轻松,似乎笃定自己能够胜出,实则心中忐忑,怕这个局作不成,因为琥珀有五成机会直接掀桌,根本不需要答应,而董珍珠十有八九会站在她那边。

  之所以把条件开得那么宽松,对琥珀有利,就是为了引她入彀,如果不是这么极端的条件,她根本连考虑都不会考虑……

  琥珀神色阴晴不定,犹在考虑利弊得失,凤婕却笑着起身,主动发话,“好!这番切磋想必精彩,说不定会是音乐界的一段佳话,妾身也很想看看呢。”

  这是白夜飞估算不到的变量,有凤婕这一句,琥珀就是想拒绝也不行,比试之事,就这么成了定局。

  “没问题,既然凤老板想看,那就五日之后,真金哪有怕火炼的?”

  琥珀无奈,只能将没出口的话咽回,故作自信,大气应下,指着白夜飞道:“区区杂工,不配与我比试,更别说切磋,这只是……我给底下人的一点指点。”

  白夜飞笑着耸肩,“那小子就等着,看琥珀小姐如何指点我了!”

  两名当事人议定,凤婕随即补道:“既然希望女团内部出了纷争,资格审核的事,也只能先搁下,等五日后比完,再来看看是谁能出席王爷的寿辰庆典。”

  这是公道的作法,但对整个乐坊而言,煮熟的鸭子终究是飞了,一切都要等到五日后再有定论,董珍珠怒火再起,狠狠瞪向白夜飞。

  白夜飞不以为意,笑道:“五日之后,必让各位刮目相看!”

  事到如今,说什么抱歉都已没有意义,白夜飞不特别摆低姿态,也乖觉得很,不等在场众人反应过来,牵起洁芝的手,直接往外走,昂首面对厅外众人投来的各色目光,对身后事不屑一顾。

  董珍珠愣了愣才醒悟过来,想到这名杂役居然连招呼也不和自己打一声,直接就走人,视自己如无物,心中怒火更盛,猛地一掌拍在身旁几上,砰的一声响,全场俱惊。

  “有意思,有意思。”凤婕轻轻拍掌,笑道:“董团长的这位……雇员,真是有意思。你该不会准备这几天直接把他开除,扫地出门吧?那五天后的比试,贵团已打定主意,结果是不战而胜了?”

  董珍珠满腔怒火,被凤婕的挤兑硬生生堵住,发泄不得,只能将到嘴边的话咽回去,无奈回身,硬着头皮保证,“凤老板说笑了。为了表示公正,到时候肯定会有一场公平比试,还请凤老板届时来作个见证。”

  “那样就好。”凤婕浅笑道:“妾身很期待两位具有创新之才的音乐人,做一场巅峰比试,到时无论谁胜谁负,都是一场盛宴,妾身肯定会满足的。”

  董珍珠强行堆起笑容,点头表示认可,凤婕转过头,看向琥珀,笑道:“无论如何,琥珀小姐今天的演出,水平一流,不管五日后结果如何,妾身也期待见到琥珀小姐的活跃,更希望日后能与你有更多的合作机会。”

  “是!”琥珀眼露惊喜,本能答应,随即意识到不妥,但刹那间的考虑,她还是堆起笑脸,点头道:“好的。”

  旁边的董珍珠又惊又怒,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梭巡,凤婕这根本是赤裸裸的撬墙角,偏偏自己还不能发作,今日受的憋屈,胜过之前一整年的累积。

  凤婕朝董珍珠笑了笑,以作告别,领着八宝姬扬长而去。

  董珍珠看着凤婕的背影,双唇咬紧,一言不发,全场没有半个人敢动。

  直到凤婕的身影消失,董珍珠恨到牙痒,却只能将怒目瞪向金大执事,恨恨道:“你是死人吗?连个杂役进来捣乱都没拦住?”

  就在凤婕身影消失的一瞬,金大执事骤觉身后压力消失,顾不上理会团长的质问,连忙回头,想看看给自己危险感受的源头是何人,但在窗口方向,没看到别人,只有一个傻头傻脑,往里钻来探看的方脸少年。

  金大执事认得这是新加入的杂工,叫陆云樵,平时很有些土气,做事本分肯干,不是什么惹人注目的存在,当然更不可能是让自己生出压迫感的人物,金大执事压根就没有怀疑,厉声喝道:“你刚刚有没有看到什么人在附近?”

  董珍珠眉头皱起,先是恼怒金大执事的反应,随即明白刚刚是怎么回事,也瞪向陆云樵。

  陆云樵一副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的样子,老实点头道:“有耶。刚刚有个人站在我旁边,穿着乐工衣服,但忽然……就不知道去哪里了。”

  金大执事急问:“乐工,是谁?”

  “呃!”陆云樵无奈摇头,“我不认识啊。”

  金大执事大怒,训斥道:“你是杂役,怎么会不认得坊里的乐工?究竟是不是我们的人,你连这也搞不清?”

  陆云樵满脸尴尬,垂头丧气,“我进乐坊没多久,平常都埋头干活,并不太与人打交道,就没……没把人认齐,而且……我以前就不擅长认人……要不……大执事您把人都喊过来,我一个个认过去,看能不能认出来是哪个?”

  “都不知道人究竟是不是乐坊里的,还让你个废物认什么?”

  金大执事本就怀疑不是自己人,只是想得个准信,哪里还会对陆云樵抱有希望,当下更是脸黑,狠狠剐了他一眼,发泄心中怒气。

  董珍珠听明白怎么回事,面色难看,怀疑是有人故意搞事,说不定……从头到尾,就是凤婕的安排!

  “要是不用认人,我就先去做事了。”陆云樵被削了一顿,仍笑呵呵地不以为意,十足心大的样子,抄起了手边的扫把,转身就走。

  金大执事不疑有他,追着骂了一句,“把你的事情做好,别让我抓到错处,不然要你好看!”转过头跟董珍珠解释了起来。

  而厅内厅外,无关之人也都醒悟热闹看完了,剩下的是一大堆麻烦,团长和金大执事都有一大肚子火无处发泄,谁也不愿意凑这个霉头,厅外的一哄而散,厅内的乐工也都纷纷告退。

  “干活了干活了!”

  “对对,我也有事,先走一步。”

  “团长,这边没什么事,我们就先回去了。”

  董珍珠顾不上管他们,挥挥手让人赶紧走,自己则往琥珀那边去,要和她促膝长谈,既为了妥善处理五天之后比试的手尾,也要应对凤婕可能的挖角,还与这位从不算自己人的女团成员多点亲近。

  只是,没等董珍珠迈出脚步,琥珀抢先对她使了个眼神,悄悄伸手指了指翡翠。

  想到最近听见的传闻,还有翡翠刚刚的起身,董珍珠瞬息明白,更毫不犹豫地作出取舍,快步上前,伸手将起身往外走的翡翠拦住。

  “……先别走,我有话和你说。”

===== ===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