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leva 作品

第十章 黑莓缪斯

    

  「让我们再次以热烈的掌声感谢各位领导、老师和同学们的到来,让我们永远铭记这个难忘的夜晚。本届晚会到此圆满结束,让我们明年再会。」饱含深情地说完这段结束词,雪融放下手中的话筒,与身旁的男主持一齐向台下鞠躬致意,接着便在雷鸣般的掌声中走向后台。

  这是雪融第一次担当校级晚会的主持,如此大的场合她还是首次亲身参加,当得知被选作主持之一时她兴奋地一夜没睡,提前准备了好些天,特意去做了头发,又让母亲帮她买了新的衣服,一条YSL黑色缎面吊带裙,配黑色连裤袜与黑色碎钻尖头高跟。

  虽然在台上她镇定自若,举手投足都游刃有余,但是刚一结束,她还是长呼一口气,好似心中的重担终于放下。

  从下午忙到晚上,雪融累坏了,她拿了一瓶水,走到后台角落的长椅上坐下,稍微伸直双腿,让紧绷的肌肉放松。周围的人忙忙碌碌,活动结束后都在做着善后的工作,雪融坐在那玩手机,并与来来往往的人群打招呼,互道「辛苦」。

  这时,有人喊雪融的名字,她便抬起头,发现是摄影会的副社长徐东。

  徐东手拿相机,兴冲冲地对雪融说:「你今天好漂亮啊,在舞台上比那些表演嘉宾还亮眼。」说着,他把相机拍摄画面展示给雪融看。

  雪融向前探出身子稍微一歪头,看着相机,徐东见状干脆直接坐在她身边。

  雪融向另一旁略微挪动了身子,隔开一点距离,才继续看着徐东展示照片。

  徐东也是雪融读大学后认识的朋友,爱好摄影且技术很好,学校各项活动都有他参加。

  熟络后雪融就常常借着两人熟识之便,拉着自己的姐妹们找徐东做免费摄影师。

  徐东镜头下的雪融的确颇有几分唯美,这使得雪融也免不了称赞。

  看完,徐东主动邀请雪融吃晚餐,雪融拒绝了他:「这才不了吧,我还有约,下次我请你吃饭,感谢你把我拍得这么好看,哈哈。」

  徐东不退让,继续问着:「谁呀这么重要,难道……」

  「不告诉你。」

  雪融说道,这时她的手机震动两下,雪融拿起一看,莞尔一笑,接着说:「好啦好啦,下次一定请你。」说罢便披上外套,起身大步走出礼堂,留下满脸不甘心的徐东独自一人。

  「爸爸,我好饿啊。」雪融刚做进父亲的车里便撒娇道。

  虽然今天她一定会晚回家,她还是提前和父亲约好要活动结束后两人去吃大餐庆祝。

  林隶楚没有怠慢,提前订好了餐厅,下了班等了一会便开车到雪融学校等她,约莫结束时间快到了,便给雪融发了消息。

  雪融坐在后座上,踢掉高跟鞋,斜躺着身体,一边用手揉两只因为长时间穿高跟鞋而酸痛的脚。

  此时她发现林隶楚从后视镜里撇了她好几眼,便笑他:「爸爸好好开车啦,不要这胡乱看人家。」

  到了酒店门口,雪融挽起林隶楚的手臂,服务生见状立刻迎了上来,将两人带到里面一处靠近观景台的位置。

  观景台外面是个大露台,远处能看到城市的天际线,餐厅里布置得格外别致,花与陶瓷饰品点缀着室内的留白,每一张桌子上都有一盏复古的水晶灯具,气氛好不雅致。

  当天是工作日,店里人不多,服务生过来,竟以「先生」和「太太」称呼这对父女,这让雪融心里闪过一丝窃喜。

  林隶楚因为开车所以只要了苏打水,而雪融则要了气泡酒,权当作庆祝今天主持活动的顺利。

  二人边吃边聊着今天的事,雪融小声向林隶楚炫耀说:「爸爸,刚刚服务生叫我太太哎。」

  林隶楚哈哈一笑:「你今天穿得这么正式,被错认也正常啊。」

  「嘻嘻,爸爸觉得好看吗,妈妈选的。」

  「当然,宝贝穿什么都好看的。」

  被父亲这么一恭维,雪融小的更是花枝招展。几番推杯换盏,雪融有些微醺,林隶楚今天工作很顺利,此刻心情大好。

  酒足饭饱,两人才一同回家。进门雪融直接躺在了沙发上,今天她确实累得不行,又喝了酒,只觉浑身软绵无力。

  「爸爸,我要喝水……」雪融懒散地喊着。

  林隶楚从厨房接了一杯水过来,雪融稍微抬起身,拿着水杯一饮而尽。这时林隶楚也坐了下来,将雪融搂在怀里,他右手拍打着女儿光滑的裸背,若有所思地说:「融融,你今天在学校……也没穿内衣吗?」

  「哎呀,这种衣服不能穿内衣,我贴了胸贴的。」雪融埋怨林隶楚直男。

  说着,雪融坐起来,她想先去换下这件礼服,不然衣服就脏了。

  林隶楚的目光一直在雪融身上,从她因歪倒身体而半裸的胸脯,一直到一双黑丝美腿。

  被父亲这灼热的目光感染,雪融也有些害羞,她坐回林隶楚身边,搂住他的脖子,贴在他耳边说:「爸爸呀,你是不是想我啦~ 」

  林隶楚点点头,一伸手搂住雪融柔软的腰肢,吻上女儿丰满的双唇。感受到父亲粗犷的亲吻,雪融热情的回应起来,小口微张,滑腻的舌头与父亲的纠缠在一起。

  雪融面色潮红,呈现微醺之态,眼睛半闭,在父亲的嘴中吞食津液。

  意乱情迷之间,林隶楚将手按在雪融坚挺的胸部,只用力一抓,雪融的身体便本能的颤动,呼吸越发粗重,就像野兽捕食猎物一般。

  隔着衣服着实不舒服,林隶楚将雪融的上半身礼服拉下,两颗乳房立刻蹦跳出来,如秋日枝头的累累硕果,引人喜爱。

  雪融小心地揭下乳贴扔到地上,林隶楚的大手紧跟上来蹂躏着她丰满的乳房。

  「轻一点……爸爸轻一点。」雪融忍不住呻吟。

  雪融伸手探向父亲的腿间,隔着裤子感受着里面蠢蠢欲动的家伙,那是一直以来令她欲仙欲死的东西,此刻将裤裆顶起一个帐篷,似乎随时都会爆发。

  除了乳房受到折腾,林隶楚的另一只手早已钻进雪融的股间,隔着丝袜和内裤两层薄薄的布料撩拨女儿的下体。

  或许是酒精起了一点作用,此时的雪融全身燥热,软绵绵的渐渐支撑不住。林隶楚想要脱掉雪融的衣服,却因为礼服太长而有些手忙脚乱。

  「爸爸直接来吧……」雪融说道,随即撕开了裤袜的裆部,起身跪在沙发上,趴在靠背上,调整好姿势等待父亲的爱抚。

  「宝贝,那我来了……」

  林隶楚惊喜交加中激动地说着,脱掉裤子,戴上安全套,把雪融的裙子全部堆在她腰上,将蕾丝内裤拨到一边,扶着阳具对准雪融的阴户,直挺挺地插进来。

  「哦~ 」被填满的瞬间雪融满足地叫出声。

  林隶楚双手抓住雪融裹着黑丝的屁股,一下一下在她体内进进出出,阳具摩擦着她阴部的内壁,翻江倒海,轻撩慢拨,把女儿撑的意乱情迷,那粗大的阳具每一次撞到雪融阴部最深处,快感让她几近融化。

  雪融面若桃花,体软如棉,温柔的享受着父亲的抽插,将他的肉棒紧紧包裹在自己湿滑的体内,每一次的深入,都让她魂不守舍。

  「哦……哦……爸爸……操我……」似是要将快感宣泄而出。

  林隶楚身体前倾,握住雪融两颗摇摇欲坠的乳房来回揉捏,一遍遍刺激充血的乳头,雪融忍不住娇嗔道:「爸爸……你又欺负我……哦……」雪融的身体随着父亲一次次的撞击不断颤动,从她的身体传到父亲的阳具。

  那种徜徉无限的美妙,极具享受的快感,刺激的雪融放声淫叫。

  彼时交合中的两人体会着彼此的热情,亲情爱情交织在一起,释放着温情的欲望。

  直到林隶楚射尽最后一滴精液,这段放肆的交合才告一段落。林隶楚将阳具从雪融的下体缓缓抽出,饱满的私处因为充血而饱满,伴随着她的喘息还在微微抖动。

  高潮过后雪融无力地倒在林隶楚身上,一手搂住他的肩头,全身衣服堆在一起杂乱不堪,享受着父亲温柔的爱抚。

  「都怪你,爸爸,把我的衣服弄脏了。」

  雪融一边喘息一边说着,心中确是温情无限,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。

  「没关系,爸爸给你洗。」林隶楚的抚摸着余韵未却的雪融说道。

  「妈妈不在的时候我们才能好好的在一起,爸爸不找我的时候我都好想你好难过,我怕你离开我。」呼吸平稳后,雪融的情绪也回归平常。

  「傻孩子,爸爸一直都在你身边的,爱你,也爱妈妈。」林隶楚一手把玩着雪融的乳房,温柔地说着。

  「我懂的,我知道爸爸你爱我,更爱我们这一家,爸爸很辛苦,一直为了我和妈妈努力工作。我喜欢和爸爸在一起,喜欢和你做爱,喜欢你的陪伴,我把身子都交给了你,我是你的女人。」

  「嗯,爸爸的女人。」林隶楚搂紧了雪融。

  「爸爸,你和妈妈……有像我们这样做爱过吗?」谈话间忽然意识到父亲始终还是与母亲在一起的时间多,雪融满心醋意,但平时也根本没有机会问出口,父亲更不可能主动与她谈论。

  「没有,妈妈她虽然也欲望很强,但是真正进行的时候都是普普通通的。」林隶楚安抚雪融。

  「哪像你,古灵精怪。」

  听父亲这么一说,雪融心里泛起开心的水花,撒娇着捶打父亲的胸口。

  一番打情骂俏之后,父女一起去清洗身上的污秽,雪融脱掉礼服,又将被扯坏沾满爱液的裤袜和内裤脱下扔到地上,由林隶楚将她公主抱起走进了浴室。

  两人赤裸相对,自然免不了又是一场淫靡之战。

  这样美好的日子持续没有几天,母亲便回来了,令雪融开心的是又能吃到母亲做的美食,不开心的是她和父亲又要重回地下情。

  这天周六,雪融本来约了同学出去逛街,但是对方突然有事,她被放了鸽子,临时找遍周围的好友,只有杨乐乐在等他男朋友,稍微有些时间,便过来陪了她一会。

  「叔叔呢?」杨乐乐问雪融,四下看看家里只有雪融一个人。

  「和他朋友们骑行去了,说难得天气好。妈妈也和姐妹们出去,只留下我孤零零在家,你一会还得去陪男朋友。」雪融故意可怜兮兮地卖惨。

  「那我不要他了,陪你,哈哈哈……」杨乐乐打趣地说着。

  谈笑间,只过了不到一小时,杨乐乐男朋友打来电话,她也只好离开了。雪融只得百无聊赖地看起了视频。

  天色渐暗,雪融打开手机订外卖。

  这家的烤肉好吃,要一点,那家的扇贝最少一打起卖,又点了奶茶和芋圆。

  接下来的30分钟内,连续两个外卖小哥敲门送来外卖。

  不一会儿楼下传来进门的声音,雪融正怀疑是不是她忘记关门的时候,却发现是父亲回来了,他穿着一身运动装,显得格外年轻。

  见女儿从楼下下来,林隶楚有些惊讶,问她逛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。雪融只好委屈地说了今天的经历。

  林隶楚见尚未开封的外卖包装,让雪融先吃饭,他去洗个澡再来陪女儿。

  最后的烤肉送到了,雪融一起拿进自己房间。

  因为她饭量小,母亲总是称她为「小鸟胃」,三份外卖雪融各吃了几口就饱了,放在桌子上,喝着奶茶,逛起了购物网站。

  许久,林隶楚才来到雪融的房间,边推门边嘀咕着:「还不回来,一定和你张阿姨唱歌去了。」

  雪融不以为意,漫不经心地说:「妈妈和张姨哪次不是呆很久,她们老同学了玩得来呀。」林隶楚关上房门走了过来,坐在雪融的床头。雪融斜躺进林隶楚怀里,被他下意识地搂住腰。

  雪融躺在父亲林隶楚怀里玩手机,刚刚她买了几件衣服,边拿给父亲看,林隶楚自然是赞美不断。

  言语间,林隶楚将右手扣在了雪融的胸口,虽说隔着一层T恤,但是大手的温度却结结实实传到雪融的心里。

  雪融在胸部的刺激下扭动着身体,两只乳房在父亲手中不断变形,所幸直接从T恤下伸进来握住雪融的乳房,左手也没有闲着,探入雪融的短裤之下,手指按在她温润湿软的下体上。

  热流从父亲的指尖传导过来,雪融身上情欲的开关立刻被打开了。

  「爸爸,你昨晚有没有和妈妈做……」雪融闭着眼,开始呻吟。

  「嗯……」

  林隶楚加快了双手的速度,雪融的身体在刺激下扭动。

  「宝贝,想要吗?」林隶楚在雪融耳边吹气。

  「妈妈……妈妈会回来的。」不容雪融考虑,林隶楚翻身将雪融拥入怀抱,颠鸾倒凤,共赴巫山云雨。

  一番激情过后,林隶楚坐起身,将安全套取下打结扔进垃圾桶,快速将雪融清理干净下体。

  此时母亲的电话打来,雪融紧张地接起,是母亲说她要回家了,要不要顺便帮他们买一些宵夜。雪融搪塞过去,向林隶楚使眼色,他便不多做停留,赶快穿好衣服下楼了。

  父母对雪融的教育方针不尽相同,父亲林隶楚对雪融十分宽松,本着女儿只要能开心生活就好的态度,而母亲郑琬茗却很严格,无论是学习还是作息上都朝督暮责,得益于父母的斡旋,雪融在两人的养育下没有受到过大的挫折。

  第二天醒来又是快到中午,每当这时林隶楚从不会来叫雪融,只让她放心睡,而郑琬茗却直接进来了,不顾外面的阳光拉开窗帘,雪融无奈不敢继续赖床。

  由于昨晚事后她没再下床,直接就睡了,所以此时她的卧室一片糟乱,衣服扔在地上,桌上还有喝完的奶茶。

  郑琬茗无奈笑道:「你看看你,又把房间弄这么乱。」

  说着将雪融散落的衣服收起来,并顺手将桌上的垃圾放在堆得满满的垃圾箱里准备倒掉。

  不料还没走出房门,郑琬茗却停住了脚步。

  看着垃圾箱,郑琬茗若有所思,关上房门折返回来。

  雪融这才恍然记起垃圾箱里还有昨晚的安全套,这下犹如惊天霹雳。郑琬茗坐到一旁的椅子上,温柔地问雪融:「融融,你……是不是交男朋友了?」

  雪融慌乱不堪,惊恐中只得随口应了一声「嗯」,接着脸红心跳加速。

  郑琬茗握住女儿的手,语重心长的说:「妈妈知道,女儿大了是时候谈恋爱了,妈妈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有喜欢的人。但是你一定要记得,不能让他伤害你,妈妈知道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。」

  女儿一向是优秀又听话的,所以即使现在这样发现了女儿的秘密,身为母亲的郑琬茗也对雪融很放心,而且纵使母女关系多么亲密,再将这个话题延申下去都会尴尬,郑琬茗嘱托完女儿便离开了。

  这番推心置腹的母女交流让雪融放下悬着的心,同时,她交了男朋友的事也成了母亲默认的情景,对雪融而言,还不知道着究竟是好是坏,毕竟以后的日子还长,完全想不到会发生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。

===== ===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