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……你不会死,对不对……”他轻触着柔嫩的脸,手上的泥沾污了细致的肌肤,又被他以衣袖拭去。“你这样子真难看……醒醒……”怀里的人一动不动,像一个精致的偶人,毫无生命的气息。“你不是喜欢纸鸢,我给你做更漂亮的,你起来……”“迦夜……”他不停的唤,小心翼翼的诱哄,渐渐开始着急,“……还是这么冷,你总是这样……”他俯下头,一次一次把呼吸吹入檀口。荒野上闪电一下接一下的炸亮,映出了紧拥的轮廓。古怪的吹气声像一个溺水濒死的人喉间的低吟。“醒醒……你醒醒……”“……那么多伤你都撑过来,怎么可能这样死掉……”冰冷的手垂在地上一动不动。他呢喃轻语,甚至去探她的睫,指间温热的血坠在眼角慢慢滑落,鲜红而刺目。  刚至适婚之龄的小公主将在晚宴上正式露面,鄯善王也有意借此良机替女儿挑选一位合适的夫婿,一切更是极尽奢华之能。侍女替她从琳琅满目的箱奁中挑选合适的珠宝,在如云的乌发上比划配衬,务必让公主以最动人的模样出现。华丽的紫衣掩映着玉人,每走一步,发上的步摇轻轻颤动,宛如柔风拂过细柳,明眸秋波,天真而娇媚,连鄯善王都呆了一呆。她抿唇而笑,轻巧的旋了个身。“谢谢父王送来的新衣。”定了定神,男子笑了,伸手轻抚女儿粉嫩的脸。“莎琳长大了,美得父王都惊讶呢。”指尖摩挲着面颊,一贯慈爱的父亲眼神有些奇异,似赞叹又似惋惜。“比你姐姐更漂亮。”四使免费玄幻小说网  幻影般的童年泛上心头,仿佛又听见了夕阳中的牧歌。

  “摩罗昆那心法……这么说你仍是童女之身?”沉吟片刻,他出言质询。“教王若有疑虑,请以守宫砂验看。”微一颔首,近侍迅速捧来玉盒,以银针挑出。鲜红的丹砂落在玉雪般的纤臂上,果然拭之不去,反而愈增其艳。教王的目光终于柔下来。“既是功法所限,此事使作罢吧,也怪本王不察。”  不等她顺着方向望过去,男孩一头扑进了怀里。  兔起鹄落,纷乱极快便平静下来,在场多半只听见二嫂嚷了几句,犹在懵懂,左近的洞悉首尾却不欲沾惹,幽冷的眸子一个个瞧过去,被望的心里一寒,尽皆低下了头。好看 小说  银烛跳了跳,死寂的室内猝然闪过一丝极细的微芒。沉重的牢门在吱哑声中打开。九微冲进来,兴奋得抓住他的肩。“迦夜成功了,她杀了鄯善王,教王依约免了你的过错,你可以出去了。”成功了?他有点不敢置信,没人会比他更清楚再次刺杀的风险难度。

  “说的也是,下一个出阁的想必就是二小姐啦。”“不知怎样的才俊能合了二小姐的心意。”“眼前不就有位一表人才的?”“说起来倒真是郎才女貌。”  波浪起伏,轻舟摇摇,极热的阳光驱散了阴寒,睡得比平日更沉。做了不少零碎的梦,朦胧中有什么东西渐渐挨近了小舟。拿开遮脸的荷叶,一双温和的眸子静静注视着她。同样一叶轻舟,这次没有带随从。比起那个人,俱是长身俊貌的出众。只是那个人气质偏冷,而这个沉静如水。爱上吸血鬼之迷情  “做不到什么,家里还有哪一点没顺你心如你意。”谢飞澜恶声讥讽。“难道要谢家人全跪在她脚下摇尾乞怜。”

  “都是江湖儿女,三公子何必客气。”女子大方应对,明眸毫无忌惮的打量。“敢问家父现下如何?”“姑娘是指……”“家父无量子。”“原来姑娘是无量道长的千金。”谢云书带上了三份惊讶,仿似顿悟。“令尊康健如昔,除了脾气稍大外一切均安。”“多谢公子告知,稍慰牵挂悬念之心。”女子盯着他的脸,忽尔一笑。“别再姑娘姑娘的,叫我湘兰即可。”谢云书微微一笑,“直呼闺名,恐怕不妥。”“何必拘泥于礼法,假使顺利,将来自是一家人。”  “南郡王是皇帝数年前册封的异姓王之一,圣眷正隆,权势不凡,有朝廷的背景,官府江湖均会避让三分。本来官民互不相干,但世子野心勃勃,有意挟其地位一统江南武林道,已经被他铲平了不少帮派。首当其冲的障碍便是我们谢家,无端成了他的眼中钉。”“他行事手段如何?”何时出了这样的人物。“狠辣阴毒,被他并入的帮派首领多是举家覆灭,老幼不留。官府归结为江湖仇杀,武林中又不便正面冲突,屡屡有寻仇的夜刺。他收揽了一帮高手为虎作伥,迄今无人能得手。”谢曲衡面色凝重。   夜里的巡哨看见她都有些惊愕,知道自己有多狼狈,拒绝了旁人扶持的好意,终于行近了君随玉的书房,深夜灯火通明,窗前映着一个伏案凝定的身影。爆笑宠妃王爷玩死你  “你要走?”仿佛印证了某种预感。房中的人摩挲着玉坛,莹白的脸上有种凝定的沉思。东西都已归置整齐,简单的包袱一挽即可上路。

杀手  “三哥勿怪,是我们来得唐突了。”谢飞澜稳住心神开口。“逾礼失当,打扰了三哥三嫂。”  “还不肯说?”邪气的笑低响,他轻巧的托起修长的腿,以一种男性的鸷猛冲进了娇躯深处。炙热的入侵坚硬而强势,她忍住了一声惊叫,却抑制不住紊乱的呼吸。没有喘息的机会,狂猛的冲击暴雨般频密,酸麻和快慰在身体中激荡,她无力的依在臂弯,虚软的任由掠夺,细碎的呻吟交织着水声,情欲随着雾气蔓延。湿淋淋的长发随水荡漾,丝丝缕缕浮沉,覆住了缠绵的人。军阀小说 邪魅总裁的冷酷交易  他全无愧色的驳回去。“你还敢说,以为我不知道,她走了你不知多高兴,现在倒来吐苦水。”九微大笑起来,微蕴心照不宣的谢意。“没错,虽然少了你的臂助,但去了千冥一半势力,让我做梦都想笑。你没看千冥那几天脸有多臭,他还以为能一箭双雕,结果赔了夫人又折兵。”

  她又静了好一阵。  她僵硬的攥紧了拳,银牙狠咬。  赤术隐约有些怅然。“果然是她。”tfboys小说  “姑娘所杀的第一人纯是为了救谢五公子,怎能算正式一战。”他面不改色的解释。“所以还要再过一关,萧某方能放人。”白家多人为之气结,不少门下弟子喝骂出来,什么样的粗言秽语都有。看守的人连踢带打都止不住。“那下一战的对手是?”她有礼的询问。萧世成静了静,露齿一笑,锐气而自负。“我。”迦夜也笑了,轻而柔,像看着指尖一只淘气的蝴蝶。“你真没让我失望。”

  雪衣少女微笑着目送,执礼甚恭。回首环视鸦雀无声的大殿,一双双眼在她的目光中垂下,满座惊悚,无人敢掖其锋,连刀枪出鞘的廷侍都不禁退后。眼睁睁的看着她昂首而行,自阵列中穿过。长裙曳地,烛影摇红,衬在冷定苍白的颊上,竟有种夺人的威魄。他站在殿角默默注视着纤小的身形。  “你是说……”他扬起眉,随即脱口否定。“怎么可能。”“除此之外再无别人,烛台刺得很深,当场毙命,小丫头就昏倒在床边,沾了一手的血。”终极猎杀全文阅读  “那倒不用。”男子透出诚挚的恳切。“青岚,能不能帮我一件事。”

  风尘仆仆的赶回天山,踏入水殿,莫名的安定下来。或许是殿中的水道青荷,贝铃轻飘,又或许是幽然静谧,纱帘如雾。忽然从连续不断的血腥杀伐中清醒过来,平复了心头的燥动。与中原时截然不同,摒弃了一切思虑,起手落刃之际再无犹疑,成了名符其实的杀人工具,却无法怨责那个在青荷尽头等他的少女。是他的选择,选择在她面前俯首称臣,任凭驱策。而她,永远是淡淡的颔首,点出行动的缺漏,指派下一次任务。上巳  失了教王内斗已臻白热,立场未明的雪使仍是未定之数。万一介入玉座之争,势必不容与他亲厚的殊影,得力助臂转成肘腋之患,难保不会痛下杀手,以迦夜的狠绝……殊影未必逃得过。彪悍人生小说  小谢:如果在我的保护之下发生……我会想死小夜:用最解恨的方法杀掉XX他的人,当作什么也没发生,我不会介意17、当对方热情如火的引诱……

  君家的别业一片安然。既入扬州,一切均由谢家操办,顿时轻松不少。  “墨鹞跟了这些年,何至于连这也拿捏不好,没有把握他根本不会追过去。”纤手拎起纸架吹干,鸢面花花绿绿一团凌乱,犹如小儿涂鸦,大异于某人所绘,不由摇头。“过两天请个师父来教我习画。”  静滞了片刻,清冷的话音如风送浮冰。“我若插手只会同时得罪风花二使,说不定死得更快。”“你不插手,他同样不会放过你。”“就算如此,千冥以内务挚肘,紫夙以刑律相扰,这两方非我权责我也帮不上忙。”“你有办法的。”他紧盯住她。“只要你真想。”她冷冷的回视。“教你看战国策可不是为了对付我。”“我只是陈述利弊。”静静对峙良久,她忽然别过头。“好吧,我给他一点建议。” 迦夜又坐回椅上,沉吟了半晌。“目前他最大的弊病在于权限不足,最好去找教王争取。”一梦千年兰陵王  婴儿胖胖小手划过女子的发际,幼嫩的拇指边一颗惹眼的红痣,与他一模一样。

  “应该错不了,你……”  “三哥说她根本不能生子。”有什么三长两短……  她深深的叹息。不知到底算什么样的运气,竟然三度遇上了此行暗算的目标。“或许我不该激怒他。”“与此无关。”“说的对,他想杀我可不是因为那一句话。”是对她所做的林林总总,无法控制的恨意,从心高气傲的王室骄子变为卖国谋利的罪人,千夫所指,万人斥骂,唾手可得的一切化为梦幻泡影,怎可能不恨。巅峰的神  三哥已说服父亲放弃了联姻的打算,还会有什么问题,难道哪家小姐太难得手,连猎艳无碍的四哥都碰了壁。

  ……  多么天真,他竟然信了,或许是因为不得不信。  “什么……不知道。”她咬牙捺住悸动,极想拍开不安份的手,身体却已然有了反应。最新修真小说排行榜  “你会原谅的……每次都是。”

  “这是你说的。”突然有了一线生机,少年眼睛亮了一下。“当然,以我南郡王府的名义保证。”男子笑吟吟的负手。“你尽可一显身手,让我看看谢家子弟功力如何。”白凤歌摒住了呼吸,白昆玉却和父亲一起垂下了头。以一敌五,不过是个残忍至极的游戏。或许对萧世成而言,摧折谢青岚的精神意志才是真正的乐趣所在。随着击掌,站出了第一名随从。  “花使莫非暗示教王指派不当?”千冥巧妙将矛头转嫁至玉座上的王者,紫夙些微色变。教王轻咳一声,正待说话,迦夜忽然幽幽一叹。  君随玉注视着那双从容沉定的眼,“我很安慰,她果然没有选错人。”好看的架空穿越小说  “他很喜欢你。”他明白答案,明知无用仍是轻劝。“或者你该答应他。”“感情……改变不了任何事。”她的神色微倦,淡泊得像一片死水。“我和他一开始就不应该。”“他并不这么想。”“他什么也不知道。”抬起纤手对着天空照了照,日光下全无血色的冰白。“这样最好。”“我希望你能快乐一点。”

  “对,老大放过了你们,结果是性命不保,按教中律例当处以酷刑,钉在受刑台上七日七夜活活痛死。你以为我们有资格选择,做不好杀手,连生存的机会都没有。”谢曲衡毛骨悚然,才知弟弟一度如此之危。“那后来……”“后来雪使面谒教王揽过了责任,只身刺死了鄯善王,才救下他。我敢打赌,老大一定很后悔没一剑把你们父女俩都杀了。”“你胡说,明明是她的错。害我变成这等下贱的身份;害得鄯善为了争夺王位血流成河,一厥不振;害得伊曼姐姐被疏勒国主冷落,最后连性命都保不住,被活活勒死。她本来过得那么幸福,是那个女人毁了一切!”  “我?确实有点。”她懒懒的微笑,有种隐秘的兴奋。“晚上有好戏看。”“什么样的戏?”剑眉一轩,他随口发问。“教王……要召迦夜侍寝。”她低低的笑起来。“这还不是好戏?”男子按住惊讶,“我只听说赏了她东西,还有这重含义?”“那个老不死的总喜欢玩这种把戏。到底不是媚园随意尽兴的玩物,表面上总要虚饰一下,先赏东西再要人,一贯如此。”“我以为他对迦夜那种模样的没兴趣。”男子垂下眼掩住眸光,手沿着凹凸的曲线游移。“能入眼的至少也该是真正的女人。”女郎吃吃的娇笑,对无形的恭维心领神会。“那倒是,他一向喜欢成熟的女人,不过对迦夜……”  “……如今各国都在刺探教中动向,三个月已是极限……”“……要是还没有一个正式的理由,教中的情势怕也稳不住了……”“……多方理政颇有滞阻,许多执事探问教王……”“必须有新的教王。”迦夜一语道破众人的心思,场面瞬时静下来。她淡漠的笑笑,对周围灼灼的目光视而不见。“迦夜自惭无德,对玉座并无非份之想,只盼有能者上位,必定全力辅佐,绝无二话。”一句话撇清了自身的立场,退出了争夺至高权力的中心。朱朱  衣料是昂贵的上品,轻暖而柔软,样式简洁雅致,虽是冬装,穿在身上却毫无厚重之感,绝不累赘,俱是烘暖了才上身。宽窄长短恰到好处,连足上的靴子都极其合脚,仿佛是量身订做的一般。屋内的物件有细微的更动,身体也无宿昔发作后的疲倦,不知睡去了多少时间,想是……用了药,否则不可能换了地方都一无所觉。短剑搁在架上,她看了半晌,翻腕收入袖中,推开门踏了出去。

  文章来源:

/57231_77412/98795_85265.html